第一千九百二十八章 临终嘱托

仲星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医院走廊里的人越来越多,多数都是老爷子的至交或过命的部下,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手掌特殊战线这么多年的秦老一旦驾鹤归天,这对共和国来说将是一个多么巨大的损失。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走廊上的气氛越来越压抑,不时有目光飘向那个就连坐站也将胸膛挺得如同杆枪一样的男人,那人也只是微闭着眼,耐心地等待,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焦虑。

    电梯门又开了,虽然谁都觉得他是应该最早出现的,但随着最近席卷在二部的漩涡的发生,谁又都觉得今天这样的场合,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出现的。

    但他还是来了,作为继秦老后持掌二部的核心人物,顶着诸多流言蜚语和体制内的压力,他还是踏出了电梯,脚步沉重得仿佛灌了铅一般。

    众人让开一条道路的时候,吴千帆也睁开了眼睛,看着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站起身,平静地看着他道:“来了。”

    陈真武深沉地嗯了一声,又向秦家众人点了点头,目光落在站在门口的蔡桃夭身上,长长吁了口气,才对吴千帆道:“谢谢。”

    一声谢谢,说得很平淡,没有丝毫产于最近他遭受的各种辛酸质疑的宣泄,只是单纯地作为门生之一,对外人千里迢迢赶来送恩师的感谢。

    吴千帆摇了摇头,看了一眼病房门的方向,又看了一眼一旁的秦白虎,最后才压低了声音问道:“他,会来吗?”

    陈真武的目光也转向秦白虎,秦家实质意义上的长子摇了摇头道:“他失踪了。”他苦笑一声,接着道,“你们应该知道的,他若是不想别人找到他,这世上就没有人能找得到。”

    吴千帆叹气一声,陈真武也叹了口气,秦白虎看了一眼病房,同样叹息一声。

    “云道进去多久了?”能让蔡桃夭为之把门的,这世上也就老王那个敢跑到京城来抢媳妇儿的家伙了,陈真武似乎早就猜到了秦老的用意,也并不觉得意外。

    “个把钟头了。”秦白虎欣慰道,“估计要交待的事情比较多。”

    吴千帆何等聪明,马上就从这两人的对话里听出了言外之意,想了想道:“若是李云道, 想来还是让人比较放心的。”

    秦白虎和陈真武同时点头,此时虽然秦孤鹤即将百老的阴影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但是权力交接一旦出现真空或落入图谋不轨者的手里,是对眼下繁荣稳定局势的最大伤害,最终受到影响的也是华夏勤劳而善良的百姓。

    坐在病床旁握着老人枯瘦的手,李云道几次都差点落下泪来,但为了不引起老人情绪的波动,还是强行克制住了自己波动的心绪,但在老人絮絮叨叨地说到一半的时候,他这才意识到有些责任和义务正一股脑地朝着自己蜂拥而来。

    李云道想说话,却被老人打断,继续交待着那些永远都不会落在纸面上、也永远不会载入史册的信息,好在

    李云道过耳不忘,老人说完一段,他再口述重复一遍,时间便这样飞逝而去。

    六个钟头后,听得李云道将刚刚的信息从头到尾复述了一遍,老人才欣慰地长吁一声,而后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都瞬间满红光,仿佛都所有的病痛都消弭得无影无踪:“孩子,这些事情原本是要拜托给你父亲的,如今也算是子承父业,往后共和国的特殊战线,就拜托给你了!”

    李云道眼睛通红,终于还是哽咽道:“老师,您放心,您在华夏特殊战线上的遗志,云道一定会将它发扬广大,让每一个胆敢踏入华夏的邪魔歪道都付出沉重代价。”

    老人平静喜乐地点点头:“你接手,才放心。把他们都喊进来了吧!”

    门打开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看了过去,双眼通红的李云道只说了一句:“都进来吧!”

    待众人都进了房间后,他却独自一人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将脸深深地埋入双掌间,肩膀却在无声地抖动着。

    蔡桃夭轻轻贴着他坐了下来,将他的头枕在自己的大腿上,轻抚着他的侧脸。

    过了几分钟,病房里传来几声痛呼。

    “爸……”

    “爷爷……”

    随即,啜泣声从病房中传来。

    李云道却擦了把脸,轻轻拍了拍蔡桃夭的手。

    四目相对,惺惺相惜,无声却胜似有声。

    李云道起身,走进病房,挤过里三圈外三圈围着病房的众人,走到最前排,听着医生宣布着某个时间。

    秦伯南强忍着内心的哀痛,感谢过医生后,环视众人一圈后,说道:“感谢客人百忙之中来送家父最后一程,诸位也都看到了,家父走得很安详,没有痛苦,因为大家都在,甚至可以说走的时候,父亲很幸福。按照惯例,本是应该设灵堂祭奠,但刚刚家父再三叮嘱,身后事不可铺张浪费,更不可占用国家资源。按父亲的要求,一切从简,遗体火化后将会由我们撒入祖国的东南海域,父亲说了,他要在那儿看着祖国统一……”

    听到这里,秦家女眷早已经泣不成声,人群中与老爷子感情深厚的,也纷纷泪流满面。

    李云道作为弟子,执弟子礼与秦家人一起将前来“送行”的客人一一送进电梯,这才又回到那间病房。

    老爷子双眼紧闭着,但脸上却仍旧留着安详的笑意,仿佛此时他只是安静地睡着了,而不是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李云道静静地站在老人的遗体旁,直到工作人员要来将老人的遗体接走,他才怅然地目送那孤独而瘦小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不知为何,眼前又出现了深夜里老爷子用放大镜对着祖国疆域图的画面,一个原本早就该安享晚年的老人却为了共和国的大好河山和百姓的安居乐业,夙兴夜寐,用实际行动实践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八个字。

    李云道的眼眶不由自主地湿润了,等眼前再次出现老人无数次因急电而彻夜不眠的场景 ,滚烫的泪珠便再也忍不住了。

    一双大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李云道转头,却是送客归来的秦仲颖。

    “因为有你,所以父亲走得很安心!”秦仲颖宽慰道,“别人或许觉得你只是因为老爷子的知遇之恩而伤感,但我却知道,你是真正心疼他的!”

    李云道深深地吸了口气,才强忍住了情绪的宣泄,抽了抽鼻子道:“送骨灰的事情,我来安排。”

    秦仲颖点头,他知道李云道只是想找个由头送父亲最后一程,当下点头道:“那就辛苦你了。”说着,他的目光转向病房角落里的一个人,刚刚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病逝的老爷子身上,谁也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白蝙蝠,此时客人们都走了,秦家便不得不面临眼前这个很棘手的问题——如何把这个杀人如麻的家伙留在秦家,估计谁都不会放心,但是把他放走又无异于放虎归山,往后惹下祸事恐怕还是会给秦家带来无尽的麻烦。

    “把他交给我吧!”李云道看了白蝙蝠一眼,虽然刚刚老爷子没有直接吩咐如何处置白蝙蝠,但老爷子却说了秦家若有事你不可袖手旁观这样的话,眼下白蝙蝠便是秦家最大的麻烦,自己自然不能站在一旁任何旁人看秦家的笑话。

    “交给你?”秦仲颖有些诧异。

    秦伯南却不知何时从出现在两人身边,轻叹一声道:“都是我当年犯下的过错,给你们添麻烦了!”

    秦仲颖却苦笑道:“哥,都是这一家人,客气话就不用说了,云道也不是外人,只是这小家伙脑子和身手都是一流的,若是用在正道上便也算是了却了父亲的一桩心事。”

    秦白虎此时也冒了出来,在李云道肩膀上重重拍了一巴掌,差点儿把李云道半个肩膀给拍塌掉。

    “把人交给他一准儿没错,回来以后,我一直在替他爹观察他,放心吧,小蝙蝠再如何歹毒或心狠手辣,也比不上这小子一成!”秦白虎的话听着一点儿都不像是在夸人,倒更像是在骂人的。

    秦伯南深深地望了一眼白蝙蝠,走了过去,想跟白蝙蝠说些什么,却不料白蝙蝠根本不给好脸色,冲他吐了两口口水,骂得相当难听。秦伯南无奈,也只好作罢,走回来苦着脸对李云道说道:“你尽管用你的法子去约束他,只要不要他再像从前那般就好!”

    李云道点了点头,又与秦家众人商量凭吊的事情——虽然老爷子说了不许大操大办,但小范围的追悼和纪念还是必要的,当然范围就只限在亲近的几家人之间。

    走出医院的时候,蔡桃夭紧紧地牵着李云道的手,似乎生怕他走丢了一般。

    抬头望向深邃的夜空,李云道指着天空中若隐若现的一颗星道:“古人都说,名将名臣都对应着天上的星宿,这颗你说是不是老爷子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