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

醉也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照片是迎着阳光拍的。光线柔和,中间是个长发姑娘。她身体侧倾,双腿交叠,倒下去的一侧手几乎可以触到地面。一头瀑布似的长发随着身体的运动而甩起来,飘逸轻盈,刚毅之中带着女性的柔和妩媚,身后温柔的阳光和承龙雪道上成排的白桦林。

    谢一念那天守在这条高级道,因为构图很好,光线也完美,只缺一个入画的人。每天来承龙滑雪的人很多,但真正动作好看的高手其实很少。无意中他发现了这个滑得不错的姑娘。于是他跑去搭讪,请她反复在这条雪道上滑。那姑娘滑了六七趟。谢一念端着巨大的相机和镜头在雪地里蹲了快两个小时,才有了这张满意的照片。

    他摄影玩了好几年,作品头一次被印成这么大。照片旁边还写着一句话:一切源于热爱。

    谢一念站在海报前。四周人声嘈杂,谢一念的世界却静得能听见心跳。他心里涌起一种难以描述的情绪,好像一股热流从四肢百骸汇至心脏,连带着每个细胞都跳跃了起来。

    “今天怎么过来了?”

    谢一念一扭头,看见范逸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手上还带着手套,从雪道那边走过来。

    “去滑雪了?”

    “没,去西区雪道上检查了一圈。”范逸站在他旁边,也盯着海报看,“我最喜欢这张。”

    谢一念扭头问:“是么?为什么?”

    “‘毒德大学,刀锐奶化’,对不?”

    谢一念哈哈大笑,然后又一抿嘴,眼角眉梢流出生动喜悦的神情:“你倒是懂得多,知道什么叫刀锐奶化么就胡说。”

    “焦内如刀割般锐利,焦外如奶油般化开。”

    两人相视一笑。范逸又说:“以前我爸总这样拍我妈马屁,哄她开心。”范逸抬起头,长舒了一口气。“现在也听不到了。”

    范逸平时的声音低沉,听起来很有质感。他盯着前面沉默着。风吹得那张海报抖动起来,猎猎作响。谢一念猜测他家中或有变故,又不忍细问。想了一会儿,接话说:“所以你也是来哄我的。”

    谢一念话语间带着微怒,有点责怪有点撒娇的意味,听起来让人耳朵竟有点发麻了。

    范逸不由得认真说道:“其实是觉得,生命最美的样子,就是这样,分毫不差。”

    谢一念想说一句“和我想的一样”,但在嘴边踌躇好久,最终变成了“我去找阿成滑雪了”。

    他忽然觉得,语言有时候无所不能,有时候却又捉襟见肘,苍白无力。

    谢一念走出去几步,听见范逸在后面喊:“中午见。”

    这两天发文都有点忐忑,怕让大家失望。但是怎么说,这文的节奏我不想变。两个人的感情,包括攻二对受的感情变化,我都想慢慢来。结局、大的转折点、整体感情走向我都想好了,着急的可以攒一起看。现在有些存稿,存稿没了会比现在更的慢,但肯定不会坑。

    第10章

    谢一念和阿成滑到十二点,把板子立到大厅门口的一排木架子上。这会儿那个架子上面立满了花花绿绿、大大小小雪板,从远处看上去蔚为壮观。站在门口聊天的俊男靓女,穿着颜色鲜艳的滑雪服,戴着反射着不同光泽的雪镜,凑在一起聊天嬉笑,自成一道独特的风景。

    两人到了餐厅。谢一念点了两个小炒,阿成要了十个大肉串。两人坐在平时谢一念吃饭的位置上,都脱了雪鞋,踩着椅子,埋头呼噜呼噜地边吃边聊。

    ”你俩这吃相也太难看了吧。”

    谢一念和阿成一抬头,见范逸穿着一身正式的西装,端了碗面条,坐在对面。

    “我们又不是大老板,没那么多讲究。”阿成问,“你平时都穿这么正式?”

    “刚开了个会。我叔叔最近跑到加拿大找我妹妹去了,事情都扔给我。”

    阿成一撇嘴:“真爽,跑那边去滑雪。”

    谢一念把点的两个小炒都吃了,那个酸汤肥肉又辣又香,丝毫不逊于北京口碑好的饭馆。刚又看到又水果拼盘可以买,就拿了一盘西瓜,吭哧吭哧吃起来。

    范逸见他吃的嘴边都是西瓜汁,笑着问:“甜么?”

    “甜!”谢一念下手又抓了一块西瓜,三个手指捏着,递给范逸。

    虽然室外温度很低,但阳光把整个餐厅都晒得暖洋洋的。谢一念脱了滑雪服和里面的一层抓绒,只剩下一件暗红色的速干衣,捏着西瓜的手白璧无瑕,又露出一小节手臂来。范逸愣了一下,伸手接过西瓜。

    谢一念收回手臂,看了看自己的手,发现手指上全是红色的汁,于是放进嘴里快速地舔了舔,一扭头又继续吃另一只手里的那块。

    阿成嫌弃地说:“你吃没吃过西瓜啊?”

    谢一念瞪了他一眼:“没吃过!你别跟我抢啊。”他腮帮子一鼓一鼓的,一颗黑色的西瓜子还贴在上面。

    “看看你,哪有个学生的样子!对师父就这样!”阿成擦了擦嘴,起身穿衣服,“我走了,下午还有个学员。”

    谢一念喊道:“女学员吗?”

    “滚蛋!”

    等谢一念把西瓜吃完了,往椅背上一靠,摸着肚子说:“肚子都吃圆了。”

    “把嘴擦擦。”范逸递给他一张纸巾。

    “对了,我有个想法。上次拍那些照片,好几千张,不用太浪费了。你把照片传到网上,让那些天滑雪的自己去下载。如果下载量还行,就可以雇人每天都去拍照,当作雪场的一项服务,怎么样?”

    范逸点了点头:“嗯,可以试试,承龙有个app,先挂那上面。”

    “嗯,我没事的时候也去拍一拍,先试一段时间。”

    “你别去了,太辛苦了。”见他没说话,范逸又问:“现在滑得怎么样了?”

    谢一念有点得意地说:“阿成说我进步很大。”

    “是么?走,我检查一下。”

    “你要跟我一块去滑?”

    “嗯,怎么?”范逸说着已经站起身,谢一念于是也开始穿衣服穿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