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岚2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李官运撩起陈陶英t恤的时能看到他胸腹部上大片小片的淤青,没被打到的地方确实很白,李官运抚上陈陶英左.乳,笑嘻嘻的轻轻碾压转着圈。

    “好小哦,让哥哥来帮你弄.大好不好?…你怎么这么白,哎,你看你蹦腾的,腰也软,不会是个女娃扮的吧?要不我来给你检查一下!”

    伴随着周围人的淫.笑,李官运哗的一下拉下陈陶英的裤子,连底裤一同拔下,陈陶英的下.身几乎是毫无悬念的暴.露在众人面前。

    李官运吸了口气,故做惊讶状,随后又恢复了玩弄之意,“还真是个男的。”

    带着一丝不屑和失望。

    李官运不顾陈陶英奋力抵抗,一面压制着陈陶英不断扭动的身体,一面将陈陶英的外裤加内裤一并褪到脚踝。说实话陈陶英现在越是抵抗的厉害他越兴奋。

    在一堆帮凶的协助下,李官运毫不费力的扒.光了陈陶英的下半.身,扒.光了还不算,李官运扣住陈陶英两只脚踝不由分说的拉开他的双腿,陈陶英门.户大开,整个人抖的厉害,泣不成声。

    “男的嘛,也好办,上边是大不了,这下面就不一定了,嘿嘿……”

    闻言陈陶英脸色骤变疯狂挣动,嘴里不住的哭喊着不要,放开我,甚至喊出了救命!最终也只是被人当机立断的塞了一嘴不知道谁穿过的袜子。

    李官运一手握住陈陶英的中心,开始上下不断的撸.动。一开始陈陶英抗拒的厉害,身体犹如脱水的鱼一般的拼命弹动。李官运光用手制不住他便整个人欺身压上去,周围控制陈陶英的人拉住陈陶英的腿,摆了个大m型,压着陈陶英的膝盖和脚踝不让他移动。这下陈陶英是彻底的被挟制,丝毫动弹不了,中心正对着李官运,见状李官运下.流一笑嘴里说道:“这就等不急要朝我张.腿了?”

    陈陶英呜呜两声说不出话眼泪却哗哗的往下淌。

    李官运笑笑,加快了抽.动的速度,也放缓了语气,“别哭,一会就让你乐。”

    李官运不断变换着手法撩拨陈陶英的下.体。过了一会陈陶英的反抗也不似先前那般激烈了。

    兴许是体能过度消耗再没了力气抵对挣扎,但他的身体依旧紧绷,仿佛时间一长就会崩断一样。

    放大的瞳孔,战栗的身躯,无一不彰显着他此刻深达心底的惧怕。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陈陶英的胯.间仍是一片软绵,丝毫没有将要变化的势头。

    怎么就不行呢?时间也不短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光是李官运本人,就连在场的围观群众也是一脸疑惑。

    莫非是李家小子的手上功夫还没修练到家?

    这话就算有人敢想也没人敢说。

    众人又将问题的根源所在对准陈陶英,难道这姓陈的小子是个患有隐疾的不.举.男?

    李官运手上不停,面上淡定,心里却百般困惑。再看一眼被塞了满嘴的陈陶英,瞬间明白过来。

    因为极度惊恐,陈陶英.硬.不起来了。

    找到问题症结就好办了。

    既然下边也大不了了,那就换个玩法吧。

    陈陶英的双眼有些失神,泪痕还挂在脸上,李官运却不以为然,凑到他跟前煞有介事的低声道:“没感觉?不喜欢?……成!这才刚开始呢,咱们,慢慢来……”

    陈陶英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只觉得映入眼帘的这张笑脸令他恐惧畏怕。

    走道外面偶尔能听到一群男生欢乐的调笑,却不知这笑声是因何事而起。

    放假了,大多数学生已经回家,走道里空荡荡的,只有阳光钻过窗子孤零零的洒落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算什么,不算是肉吧,这是在欺负人啊。

    小李同学真不人好!啧啧啧……

    但其实我不讨厌小李同学,?

    第2章 新闻头条

    【xx大学学生宿舍发生恶劣欺凌事件,视频流出长达1分多钟】

    热门评论:

    “我去,我们学校上了头条新闻?…还是个负.面.新.闻?”

    “卧槽赤.裸.裸的校园暴力啊!一定要人肉这些人渣!”

    “太过分了!是大学生应该满了18岁吧,强烈要求依法拘留这群畜.牲!”

    “看在他们还是孩子的份上,请一定不要放过他们啊!”

    ……

    李官运在家刷手机的时候才意识到事情闹大了。

    互联网时代的方便快捷是每一个二十一世纪人类亲测公认的。

    视频流传的很快,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万。网上炸开了锅,骂声一片,更有网友似乎是同校校友,甚至义愤填膺的公开了视频中部分欺凌者的个人信息。

    风平浪静了半个多月,要不是有人找上门来,李官运都快要把这事给忘了。视频是怎么泄露出去的?陈陶英那边会怎么说?自己会不会被供出来?一时间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充斥满脑袋。李官运抄起床边的电话打给蒋平,听筒里传来对方手机已关机的提示音。跟着李官运又联系了好几个人,大部分都无法接通,只有一个人联系上了,是拍摄视频的孙河。

    “……运哥,对不起,我把视频发给了一个朋友,我也不知道他会把视频发给别人,我……”

    电话里孙河的声音急得都快要哭出来,李官运一听登时破口大骂:“我.操.你大爷的,那种视频能随便发人?你有没有脑子啊?这事现在玩大发了,视频满网页的飞,都快赶上热搜头条了!”一口气骂完,李官运想了想又觉得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妈.的,已经在那上面了!操!”

    “…那…那怎么办呀运哥,运哥,你知道的,我就是摄个像,我…我什么都没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