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

岚2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李官运听到这话就来火,劈头盖脑的就是一顿吼:“我怎么知道怎么办?视频是我发出去的么?你说你是不是长的猪脑子?你以为你脱的了干系?你觉得陈陶英是瞎的?看不见你在摄像?”

    李官运骂的头头是道,对方的心理防线轰然崩塌。

    电话那头开始扛不住,哭丧起来:“运哥,运哥你要帮我啊,我不想坐牢,我爸妈好不容易抚养我上了大学,我不能去蹲局子啊!蹲了局子档案上会有记录的,以后工作都不好找啊……”

    “你鬼嚎什么?有病么?那么大声!”李官运一声暴喝有效的制止了对方的一切声响,但听筒里仍然还是能听到些许细小的抽泣声。

    “…我看网上的视频不全……”过了好一会,李官运才开口说出这句话,仿佛承受着什么巨大的心里压力,“你当时视频是断断续续录的?”

    “…………没有。”

    “……完整录下来的?”

    “…………嗯。”

    “嗯你妈.个.逼!你等着,这事要摊我头上了,我第一个弄.死你!”

    李官运挂断电话,脑内空白一片嗡嗡作响。

    再次打开手机,返回当时的新闻主页,热评下的某条评论太过扎眼,刺得他太阳穴突突直跳。他突然明白了,网上的视频为什么不是完整版的——那群挨.千.刀的,没事靠着这种破事过活的媒体,他们觉得视频画面太过露.骨而对其做了剪辑处理。

    “关注微信xx回复xxx,可获高清无.码.视频。”那条评论如是写到。

    几天后记者和警方陆续参与到事件调察中。

    一周后李官运被家里强制禁足。

    接下来的两周里,李家动用了不少关系才将事态逐渐弱化。

    李官运再次回到学校,已经是半个月以后的事了。

    校园里是有学生知道这件事的,但主要矛头都指向了蒋平,因为视频中只公开了蒋平殴打陈陶英的部分。后面的也不是没人知道,只是人数少之又少几乎为零。

    蒋家曾向被欺凌少年提出一定金额的抚恤赔偿,却迟迟没有落实,因为这个少年对此事的态度就是从头到尾一言不发,校方警方也只好放手作罢。

    风波暂过后,李官运弄到了那份所谓的高清无.码完整版视频。视频中陈陶英的脸上满是泪水,羞愤,无助,绝望的神情在他眼里交替出现。视频长度远远不止1分多钟,李官运手上的这份就长达10分钟之余。陈陶英现在怎么样了,李官运不禁想。

    男孩一个人站在清冷的走廊里,一扇扇紧闭的防盗门成为唯一的背景映衬着男孩的落寞的背影,远远望去显得萧索无比。

    他还在这里,李官运没来由得松了口气,想不到竟会在这里碰到他。

    男孩本来就瘦,一瘦就更显个头矮小。男孩没有戴眼镜,之前的那副早已在一个月前的欺凌事件中变得残破不堪,也不知道男孩是没时间去配还是没钱去配。

    擦身经过的时候,李官运还是忍不住伸手拉住了陈陶英。

    “…你”

    李官运出口的你字还没说完,陈陶英原本毫无生气的脸上逐渐爬上一种可以称之为极度惊恐的表情。

    不等李官运反应过来,陈陶英已经甩开他的手往反方向跑去。

    李官运想都没想就跟着追上去。

    于下一楼层拐角处逮中目标。

    不是我说你跑什么?李官运气喘吁吁的很想这么问一句陈陶英,可谁知李官运嘴还没张开,陈陶英就先扯开嗓子喊了起来。

    “放开我,救命!救命!”

    李官运在心里骂了句我.操!上前捂了陈陶英的嘴,就把人往安全撤离楼梯间拉。

    “我说你嚎什么呢?”李官运拉了人过来,不解的问。

    陈陶英刚才那声嚎简直就跟有人要谋杀他一样,拼了命的喊,一时把李官运都喊懵了。

    “呜呜呜呜……”

    “哎你别扭…”

    “呜呜呜呜呜……”

    “别嚎,听不懂是么?”

    陈陶英是真吓着了,一开始陈陶英还没认出来,以为也是个来教工楼办事的学生,却怎么也没料到竟是这个坏人。

    陈陶英突然害怕极了,教工楼本来就人少,这里刚好处于高楼层,一天之中根本不会有什么人过来。李官运要做什么陈陶英不知道,但陈陶英猜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所以陈陶英想放声大叫,希望能引来什么人阻止李官运接下来要做的事。

    李官运死死捂着陈陶英的嘴,力道大的连同陈陶英的后脑勺都一块按进了自己的肩窝。

    几分钟过去了,李官运终于认清现实,此时的陈陶英根本无法交流,一心只想挣脱李官运的束缚,逃离李官运的身边。

    逃离自己身边?陈陶英是这样想的?李官运忽然觉得怒火中烧,更加使劲箍住面前的陈陶英。

    陈陶英被勒的紧了,呼出来的声音也跟着变了调,呜呜呜的声音传进李官运的耳里倒是成了另外一番味道。

    李官运一面要压制陈陶英的胡乱扭动,一面还要忍受陈陶英似有若无的阵阵浅吟,到底还是忍不住了:“有完没完了,别叫了,我他.妈都快给你叫硬.了!”

    听了这话,已经挣扎的有些脱力的陈陶英瞬间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卯足了一身蛮力就要挣脱李官运的桎梏。

    见势头不妙,李官运赶紧撤了捂嘴的手,改了双手上去就要箍住几欲逃跑的陈陶英。陈陶英猛的扭转身子,没控制的一个反手打在了李官运的脸上。

    啪的一声脆响,仿佛带着一圈圈波纹,在这空寂的楼梯间荡漾开来。

    陈陶英和李官运同时愣住了,陈陶英忘了挣扎,李官运也忘了阻止。

    很快李官运的表情就不对了,陈陶英下意识的感觉到危险,转身就往楼梯处跑。

    “操.你.妈,你他.妈.敢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