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岚2泽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陈陶英并不是个不依不饶的人。更何况昨天那种情形李官运还能克制住自己的行为,陈陶英很吃惊,几乎都要对李官运刮目相看了。虽然不知道李官运举出何意,但李官运现在这个样子,也不是陈陶英想看到的结果。

    于心不忍,陈陶英接过李官运手里的大袋小袋下了楼。

    “你别恼了好么,我跟你道歉。”李官运跟在陈陶英后头说。

    陈陶英一步一趋的缓缓前行。

    “别恼了,好么?”李官运好声好气的说。

    陈陶英还是继续往前走。

    “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啦”李官运上前拉住陈陶英,挡在他面前,“下回我一定征得你的同意!可以了吧?”

    “!!!!!!!???”

    陈陶英赶紧绕过李官运快步朝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李官运扬起嘴角追了上去。

    刚才陈陶英抬起头,瞪圆眼,红着脸,看自己的模样,李官运突然觉得,所有的忧虑都他妈是庸人自扰。

    “不是说好一起走的么,你怎么自己先跑了。”

    陈陶英无措的扭头看李官运搂在自己腰上的手,又看了看李官运笑的灿烂的眼,刚要扭动拒绝,李官运却已经把手收回去了。

    “走吧。”李官运把手放进衣兜对陈陶英说。

    今天他两不在一起上课,分开的时候李官运喋喋不休的吩咐:“东西要吃啊,冷了就不好吃了,豆浆,趁热喝!”

    进门前陈陶英还能听见李官运站在对面嚎叫:“一定要趁热都吃了啊!中午等我,一块去吃饭!”

    陈陶英不傻,他只是有些内向,斯斯文文又不多话。女孩们嫌他太过文静,不够主动。男孩们又嫌他太过弱小,娘里娘气。其实真正接触过陈陶英的人并不多,现在李官运全是其中之一。一开始李官运也觉得陈陶英挺娘炮的,这男生长的白嫩过了头,确实有些缺乏阳刚之气。可后来随着了解的深入,李官运发现陈陶英其实并不娘,他像小草一样隐忍坚韧,虽不显锋芒,但一直在本本分分的做自己该做的事。

    李官运无所事事,万般寂寥的趴在桌子把玩陈陶英的橡皮擦,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眼角都泛起水了,还是坚持等陈陶英把作业写完。

    陈陶英看不下去了,从他手里把橡皮擦拿出来:“……你先回去吧。”

    李官运不干了,握紧手中的橡皮,直起腰杆,“怎么,赶我走了?”

    橡皮没抽出来,陈陶英有些无奈的解释:“你都困了,就回去睡吧。”

    “不困,”李官运见陈陶英关心自己,又开始没羞没臊嬉皮笑脸起来,“我见着你就精神!”

    陈陶英语塞,脸又开始透红,也不知道这对话究竟要如何进行下去,干脆不说话了。

    “今天,你们寝室就你一个是么?”李官运看着别处问。

    陈陶英舞动的笔尖赫然一顿,

    “不是!…还有别人。”

    李官运轻笑一声,回过头:“我就随便问一下,那么紧张干嘛?”

    陈陶英不说话了,李官运也不说话,盯着陈陶英的作业本目不转睛的研究。

    “…你这么……”

    “嗯?”李官运抬起头,等待陈陶英的下文。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陈陶英主动开口打开话题。

    “我怎么?”

    “…你这么…天天…”跟?等?陈陶英最后选了个看字,去掉了天天两字。

    “……你这么看我写作业,不会觉得…无聊吗?”

    “不会啊,因为是你在写作业!”李官运接住自己抛起的橡皮擦,看着陈陶英的眼睛说。

    陈陶英听完后不说话了,虽然脸有点红,但表情却很是严肃。

    “你嫌我天天跟着你,烦?”李官运发现了事态发展不对,陈陶英的沉默使他默认了这个答案。

    “…你要真这样认为,我可要难过死了……”也是,挖空了心思寻他开心,还费力不讨好,李官运干笑两声,却掩饰不住内心的酸楚。

    就在他祈祷陈陶英不要说出他心中的那个答案时,陈陶英还是开口了。

    “你…长的很好看,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吧…”

    “???”陈陶英觉得他长的好看?这个认知来的太过突然以至于李官运自动忽略了陈陶英后面所有的话。

    “你觉得我长的好看?”李官运期待的反问。

    陈陶英不明白李官运为何突然会这么兴奋,但还是认同的点了点头。

    李官运更加开心了,四下张望了下,指住不远处的一个男生问陈陶英:“比他还好看?”

    陈陶英莫名,犹豫半晌顺着李官运指的方向望去。那里有一个皮肤同自己一样白皙,但却有着与自己气质截然不同的男生。

    陈陶英愣住了,许久没有给出答案。平心而论,那个男生跟李官运完全就是两个风格。李官运是属于那种阳光型的帅气,虽然他本人尽都干了些不怎么阳光的事,而那个男生则是属于漂亮型的帅气,让人过目不忘,钟灵毓秀的,却又不乏英气。

    陈陶英回过身,摇摇头。

    “…不一样。”

    李官运不明白的皱着眉偏头。

    “你们俩不是一个类型的。”

    陈陶英抬起头看着李官运的眼睛,“…我知道,你家室好,相貌也出众…”虽然你恶贯满盈,陈陶英并没有说出这句话,“我听到很多女孩子都说你是她们的追求的对象,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