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

喃息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那仆人虽然长得人高马大的,但是在自己主子面前也是唯唯诺诺地连声称“是是是!”看见主人狠毒的目光盯着自己,全身都颤抖起来,似筛糠似的,脸上大块的刀疤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抖落。

    “你下去吧,好好监视着,只要发觉他有什么反常举动就立马汇报!”男人扬扬手,得意地笑着。

    只见那仆人,立刻像逃过一劫似的忙道“是!”便要转身离开,突然那男人说,“等一下!”

    那仆人立刻又神经绷紧唯唯诺诺称道,“主人还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属下一定全力以赴。”

    那男人慢悠悠地站起来,神色迷离地说,“书房里那书生怎么样了”

    “他……他……他说要去告御状。”那仆人像是用尽了此生最大的力气一样结结巴巴地说完之后又颤抖起来。

    只见那男人突然神色飞扬地大笑起来,“他告我”

    “是!”

    男人奇妙地看着眼前的仆人,就好像说话的人是那书生一样。

    仆人连忙称道,“主人,这是那书生说的,不是我说的啊,主人饶命!”

    那男人也没有里他,径直走出去,到了门边就又停下,自言自语地说,“呵呵……告我难道他要告诉皇帝说本将军睡了他么”

    那仆人待在原地不敢说话,只见那男人突然大笑起来,一脸得意地说,“把他带到我房间。”

    “是!”

    夜色朦胧,幽凉的风吹过一个个神色慌张的人的脸上,将军府门口慕白正抓住一个急急忙忙往将军府外跑去的人问,“发生什么事了”

    “回慕将军,有外寇进入长安,东城的士兵正在拼死抵抗,将军命我等前去支援。”

    外寇进入长安进入长安做什么为何要将军府的人去支援这也太蹊跷了!

    “将军呢”慕白问。

    “将军在后院的书房。”还没等那人反应,慕白就急匆匆地往后院走去,将军府里现在已经只有几个还未睡觉的丫鬟,和几个打杂的杂役。

    见慕白急匆匆地冲进来,连忙上前,还没开口说话,慕白就推开他冲进了书房,书房里空无一人,只有慕白急促的呼吸声。

    “我在担心他不!不可能!”

    “慕将军找少爷么”一个丫鬟在慕白身后问。

    慕白被吓得突然转身离开,“没有!”

    丫鬟站在原地嘀咕着,“我明明听到他说什么担心他他是谁真奇怪。啊!”

    四五个黑衣人在将军府的后院正挨个房间的寻找着,夜色更黑了。

    “没有在这里!”

    “继续找!”

    慕白低着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路过张子丞的房间听见里面有女人咯咯的笑声,“哼!别人出去为他卖命,他却在这里享乐!”

    慕白气愤地回到自己房间,总觉得哪里不对,即使躺在床上也睡不着,心烦气躁的,他坐起来狂喝水。想着师傅说的听张子丞的话就来气!

    张子丞的房间里,一个女子正扭着身子在张子丞面前跳舞,动作极其妩媚,眼神勾人心魄,她越跳越接近张子丞,甚至身子挨着张子丞的身子扭动,看张子丞也看着自己的时候,还不时发出“咯咯咯”的笑声,她手在他的身上开始乱摸,张子丞被他温柔地抚摸着享受起来,躺在床上,眼神迷离,嘴里低吟“慕白……”

    突然,眼前白光一闪,一把匕首直直地刺在他眼前,只差一寸不到就要直刺他的喉咙。

    “哎呦,将军在这个时候反应可远比刚刚下面的反应要快得多了呢!”那女子还是刚才的模样骑在张子丞身上,虽然语气戏谑但是手上的力道可是越来越并尽全力。

    “我还是喜欢……刚才温柔的你……”张子丞有些吃力地握住正要刺像自己的匕首。

    突然,张子丞一屈膝,往左边翻过,双手用力,他骑在了女人身上,匕首转而刺像女人,女人神色诧异地看着他。

    “可惜,现在的你,我很不喜欢!”张子丞冰冷地说完,双手一用力,温热的血从匕首边喷涌出来。

    一个满是戏谑的声音在张子丞身后响起,“哼,没想到皇帝陛下钦点的大将军手段居然如此狠毒!”

    张子丞慢慢起身,看见身后一袭黑衣的蒙面男子,剑上一滴滴血落下来,冷哼一声说,“与我为敌,就只有这个下场!”

    这时冲进来几个一样的蒙面人,把张子丞紧紧地围住,之前的蒙面男说,“恐怕你以后都没机会那样做了!”说罢就提剑要上前。突然从窗户里“嗖”的一下冲进一个少年,挡开他刺过来的剑。

    这时,几个黑衣人一下子都把剑刺向此时背靠背警惕的二人,刀光剑影间张子丞得意地说:“我就知道慕白会在我身边!”

    “……”

    “砰!”一个黑衣人被慕白狠狠地踢到在地,满口鲜血。

    不知过了多少个回合黑衣人已经纷纷倒地,这时将军府内大批士兵正向后院涌来,张子丞得意地看着倒在地上的人,突然一个人拼尽全力向起来冒着必死的姿态狠狠地胡乱刺向他们,张子丞突然把慕白拉倒了自己怀里,一个转身,把自己的背面向敌人,侧飞起一脚,那人就被踢飞了出去。

    士兵进来时,黑衣人已经全部躺在了地上,只有俩个还苟延残喘着。

    齐宇走上前,双手抱拳说,“少爷,我们受了调虎离山之计了!”

    张子丞突然就生气了,放开还抱着慕白的手,打趣地看着齐宇说,“你的意思说你是虎咯”

    齐宇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立刻唯唯诺诺地连声道,“少爷,属下说错了,少爷才是虎,少爷才是虎!”

    张子丞继续不依不饶地说,“那你是什么”

    齐宇立刻吓得跪下说:“属下知错了,求少爷饶命啊!”

    张子丞突然大笑起来,“知道就好!”

    “……”慕白看着眼前这个威风凛凛的人,这人是不是有病!

    六叔突然走过来,看着张子丞的右臂,“少爷受伤了快叫太医!”这时慕白才注意到他的右臂血顺着指尖留下来,刚刚若不是他关键时刻救自己,恐怕现在受伤的是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