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

喃息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慕白剧烈地咳着,脸憋得通红,皇上站在床边看着他,“我就不明白你到底哪里比我好?”

    慕白神情恍惚地看着他,声音微弱地说,“因为我只是普通人,而皇上不一样。”

    “你!”皇上突然朝慕白扑下去,提起他的衣领,迫使他看着自己,声音干哑地说道,“你以为他真的爱你吗?不,你只是替代品!他爱的人是我!”

    说罢他使劲地把慕白摔在床上,“朕会让你痛不欲生!”说罢他突然粗暴地扯掉慕白身上的衣服,慕白惊恐地看着他扑向自己,声音惊恐地叫道,“不要!”

    此刻刚到门外的张子丞听见慕白的声音,惊慌失措地要冲进去,无奈被几个士兵狠狠地按住贴在门外。

    张子丞痛苦地吼道,“慕白,不用管我!”凄凉的冷水从眼角流出刮过冰冷的脸旁。

    慕白听见外面的声音羞愧难当,不愿再发出一丝的声音,狠狠地咬住嘴唇,皇上残忍地看着他,抬手使劲地给他一巴掌,脸火辣辣的疼,头昏沉沉的,血顺着嘴里渗出来。

    “怎么?”皇上冷笑着低头看着他,“不想让他听见吗?”

    说罢他狠狠地咬在他肩上,慕白反应不及,痛得失声尖叫起来。

    门外的张子丞听见慕白痛苦的声音发疯似的甩开钳制住他的几个士兵,就如同虎豹一般冲进皇帝的寝宫。

    看着床上的俩人,他不顾一切地冲过去使劲推开皇上,把慕白一下拉过来,顺手拿过旁边的衣服盖在慕白的身上,紧紧地抱在怀里。

    慕白一时反应不过来,任由他抱着。

    皇上衣裳整齐地站在一旁冷笑着看着他,“我还什么都没有开始做呢,子丞就忍不住要进来参观了?”

    “你吓到他了!”张子丞眼神冷冽地看着皇上。

    慕白渐渐地冷静了下来,抬头看着张子丞的侧脸,虚弱地笑着说,“大将军这是干什么?能被皇上看上那是我的福气。”

    张子丞突然放开他,丢在床上,慢慢站起来,声音清冷地说,“你这种货色顶多只能是我看上,皇上才不稀罕。”

    慕白惨淡地笑着,皇帝不屑地看着张子丞,“私闯朕的寝宫,看来大将军是不要命了。”

    “我知道,皇上是不会放过他的,所以就让我来结束这一切吧!”说罢他突然转身拿过旁边的剑狠狠地刺向皇上。

    皇上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又低头看看刺进他身体的剑,血不住地往外流。

    此刻门外已经是一片嘈杂声,慕白坐起来,惊讶地看着他们,张子丞痛苦的表情让他觉得喘不过气来。

    而皇上眼神温柔地看着张子丞,“你要的,我都给你了。”说罢温柔地笑着倒在地上便没了气息。

    “还不快点穿好衣服。”张子丞头也没回地对慕白道。

    慕白机械地拿过衣服,慢悠悠地穿了起来,张子丞回过头来看着他,“在这种地方还想勾引我吗?”

    慕白闻言大惊,立刻飞快地穿好跳下床,张子丞不由得一下搂过他的肩,突然凑近他就吻上了他的唇,慕白机械地愣着,一阵热吻以后,张子丞不悦地看着他,“你就不能主动地回应我吗?每次都像我强迫你似的!”

    慕白突然推开他的手,“这种时候不是讨论这件事的时候!”说着他就要走出房间。

    张子丞突然拉住他,“往这边走!”

    慕白跟在他身后走到了后院,后面的追兵越来越多。

    禁军统领面露凶光地站在他们面前,见退无可退,慕白立刻上前挡在张子丞面前,义正言辞地说道,“皇上是我杀的,要杀要剐都随意!”

    张子丞突然笑了起来,“放心吧,他们不会杀你的。”

    慕白手肘往后用力地碰了他一下,轻声道,“都这个时候了,你就不能严肃点想想办法?”

    张子丞捂住被他拐了一下的胸口,突然抓起他的手就往旁边冲了出去,而围住他们的人似乎也没没有真正想要阻拦的意思。

    很快他们便逃出了皇宫,慕白不可思议地回头看了一眼,张子丞道,“接下来你可能要吃点苦头。”

    “嗯?”慕白看着他,突然后颈被人用力一敲,便昏了过去。

    这时齐将军走了过来,张子丞把慕白递给他,“按照原计划!”

    齐将军扶着昏睡的慕白便走了。

    *

    一个月后,慕白在一间破旧的木屋醒来,刚坐起来身旁的男人突然伸手把他扑了下去,慕白无奈地扭头看着旁边搂着他的腰,整个人都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张子丞,你到底做了什么?”

    依旧闭着眼睛的张子丞表情安稳地说,“大将军的侍从慕白失手杀了皇上,大将军一怒之下杀了逆贼慕白,大将军张子丞因管教无方酿成大错畏罪自杀。”

    “……”

    慕白无言,心里五味成杂。

    张子丞突然睁开眼睛,翻身压在他身上,低头看着他,温柔地笑着,“所以,现在我们都是已死之人。”

    慕白把头歪向另一边,“那其他人呢?”

    张子丞伸手扳过他的脸使之对视,低头温柔地吻了一下他的唇,“其他人都没事。”

    “你……唔……”

    张子丞忘情地吻着他,片刻之后放开他的唇,“慕白,我们以后可以一起闯荡江湖了,做一对神仙眷侣。”

    “谁和你是神仙眷侣,无耻!”慕白把通红的脸歪开,害羞得不敢看他。

    张子丞看在眼里,坏笑着凑近他,咬着他的耳朵,暧昧地说,“当然是夫人与我!”

    慕白便更加害羞了,一动不动地任由他左右,手不由自主地搂住他,轻捻慢抹,娇吟应和,青葱缠,享合欢。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是很久以前的文,所以有很多不足,希望大家不要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