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都是你们的错!

侠想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白小升带着林薇薇、雷迎走出“雨果之家”钟表店,白小升从口袋里重新拿出那块手表,用大拇指摩挲着表盘,细细查看。

    说实话,白小升也很喜欢这块表。

    特别是,它背后有着一段令人感叹的深厚友谊。老店主塞巴斯蒂安对自己的华夏朋友,对华夏人,对华夏的那种浓浓善意,也让人感觉无比的舒服。

    白小升直接把表戴在自己手腕上。

    没有佩戴手表习惯的他,也决定尝试一下。

    正在这时,老妇人唐娜陈、混血女孩茉莉也走出了钟表店。

    毕竟,老店主都下了“逐客令”,她们也没有颜面停留。

    相比白小升三人,唐娜陈、茉莉这俩人的脸色很是不好看,特别是唐娜陈,她居然被她最看不起的华夏人给比了下去,简直气煞了她。

    特别是她还是被一个外国老人给批评了一番,更让她感觉颜面丧尽。

    “一分钱没花,白得的东西,真是好啊,都戴上了!”唐娜陈看到白小升手腕上的手表,撇着嘴,微微发酸地说道。

    白小升没理她,雷迎也是。

    他们就算讨厌这个老妇人,也不至于跟她言语互怼。

    她不要教养,他们还要呢。

    再者,用个极不妥当的比喻来说,不是呛声才算分胜负。面对犬吠,人难道还要叫回去吗。

    林薇薇也瞥了唐娜陈一眼,嗤笑一声。

    三人举动,尤其是林薇薇的,简直要让老妇人破口大骂。

    “奶奶,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咱们现在该去机场了。”老妇人的孙女茉莉看了眼时间,劝道。

    “也是,早点离开这里,离着些碍眼的人远一点的好。”老妇人唐娜陈同意了,还是顺口挂上了白小升他们。

    那边,林薇薇也看了眼时间,跟白小升低声道,“小升哥,咱们也走吧。时间差不多了。”

    白小升也点点头。

    于是,老妇人唐娜陈带着孙女茉莉,身后跟着两个女随从,朝机场方向走去。

    白小升三人在不远后,也朝那个方向走去。

    沿着穿过市区的河道,两拨人走了一段路。

    混血女茉莉察觉到后面的白小升三人,跟老妇人唐娜陈嘀咕一番。

    老妇人唐娜陈也皱着眉头,回望了两次。

    “看什么,许你们去机场,就不许我们吗。”林薇薇皱着眉头,低声嘟囔,“机场又不是你们家开的……”

    “算了,我们紧走两步,超过他们也就是了。”白小升安慰道。

    林薇薇、雷迎点头,三人随即加快了脚步。

    老妇人唐娜陈、混血女茉莉发现了白小升三人举动,反倒停了下来,都一脸的警惕模样。

    “你们要干什么,跟着我们做什么,你们是要抢我们的东西吗!”老妇人唐娜陈忽然冲着白小升三人,扬声高喊。

    茉莉也抱着唐娜陈的手臂做警惕状,便是她们身后那两个下人,也戒备地看着白小升三人。

    这一嗓子,让这路上的人,都看过来,看向白小升他们。

    白小升、林薇薇、雷迎俱是一愣。

    这话怎么说的?他们要抢东西?意图不轨?

    都往一个方向走,就是居心叵测吗,走快些,就是不怀好意?

    这简直莫名其妙!

    再说,白小升三人距离他们最少可还有十米远。

    白小升眼见老妇人唐娜陈的脸上有一丝得意笑容,一下懂了。

    这算是,她的报复!

    大庭广众,辱人清白!

    过分了!

    便是白小升,脸上也浮现一抹愠怒之色。

    唐娜陈跟茉莉,倒是有几分得意跟幸灾乐祸。

    远处,正巡.逻的本地巡.警,似乎也被惊动,走了过来。

    就在唐娜陈大叫之后,旁边一张长凳上躺着的一个流浪汉,忽然起身蹿了出去。

    他一头撞到茉莉,然后扯下她的坤包,拔腿便跑。

    这流浪汉,才是真正意图不轨的那个!

    他始终偷眼寻觅目标,原本就盯上唐娜陈、茉莉,这些亚裔面孔可是相当有钱!

    他才不管唐娜陈、茉莉早已不是华夏籍。

    唐娜陈故意扬声污蔑白小升,那流浪汉却觉得,机会来了!

    这时候抢东西,就算吸引了巡.警的注意,只要他跑的够快,那巡.警也会先逮捕那三个亚洲人。

    毕竟,那老妇人都喊了,他们要抢自己东西……

    流浪汉也就趁势发难。

    此刻,混血女茉莉虽然配合自己的奶奶表演,把白小升三人当成了“坏人”,但她知道那些人不会真如此。所以,她也一点没有警惕性,更打死也想不到,居然真有抢她东西的人,还是在身后。

    混血女茉莉被猛烈撞得一个趔趄,惊叫一声,还差点把老妇人唐娜陈给带的摔倒。

    那俩个女仆从也尖叫着躲开,任由流浪汉从俩人中间冲过去。毕竟她们只是随从,不是保镖。

    “我的包!”混血女茉莉回过神,猛地抬头惊叫,紧跟着又来一句,“我的机票!”

    四周路人也跟着惊呼起来。

    那边的巡.警原本走过来,见真的有恶**件发生,直接换跑的,一只手还按在腰间配.枪上。

    白小升三人面对如此惊变,也是一愣。

    不过有白小升跟雷迎在身边,林薇薇非但没有怕,反倒异常镇定。

    那流浪汉往前奔出十数步,忽然感觉眼前一黑,一个半截铁塔一样的亚洲大汉挡在了他前路。

    那流浪汉大惊失色,没想到还真有人出头,忙伸手掏出刀子,结果一时情急又手滑,那几寸长的折叠水果刀直接掉在了地上。

    流浪汉脸色一变,不知该不该去捡起时,却惊异地发现,那大块头又向侧方一步,回到原位。

    居然,让开了通道……

    流浪汉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刀子也不捡了,撒腿狂奔过去。

    先挡路后退开的自然是雷迎。

    拦住对方是下意识反应,退开,则是因为雷迎想了想。

    他不愿出手。

    且不说在钟表店里的唐娜陈对华夏那番言语,单单在这异国他乡的街头,都能诬陷同宗同源的人,那她们祖孙真的不值得帮!

    雷迎从不觉得自己是一个高尚的人,他比较喜欢孔夫子孔圣人的一句话,“以德报怨”后半句。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大白话翻译过来就是:别人待你不好,你不记仇还给他好处,那么你拿什么报答真正对你好的人呢?

    圣人给的答案是,“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别人用什么态度对你,你就对待回去。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对方不承认是华夏人,不承认同宗同源,更大庭广众污蔑构陷,那自己还出什么手。

    雷迎让过那流浪汉。

    而白小升,根本就没动,安静站着。

    这大街上的路人也都远远地围观。

    欧美崇尚个人英雄主义,英雄电影很受欢迎。

    英雄电影好看,但命是自己的……

    老妇人唐娜陈、混血女茉莉眼看巡.警跑过来,胆气大壮,老太太一把抓住一个巡.警大叫道,“有人抢我们东西,抓住他们,抓住他们!”

    “OK,OK!”那巡.警一边答应,一边皱眉推开唐娜陈的手,“请跟我保持距离!不要触碰警.官!不要碰我的配.枪!不然,我不客气了!”

    唐娜陈情急之下,也是没注意自己举动不妥,见巡.警严厉呵斥,顿时不敢作妖。

    两个巡.警一路追过去,看到白小升三人顿时打算控制他们,毕竟老妇人可说他们是坏人。

    “不是他们,不是他们!抢东西的要跑了!”茉莉急忙叫喊。

    她倒不是好心给白小升三人解围,而是明知三人无关,放走真正的贼,就大大不妙了。

    两名巡.警看了白小升三人一眼,绕过他们,一路追赶下去。

    老妇人唐娜陈、混血女茉莉这才松了口气,有些惊悸的各自拍着胸口。

    “走吧,赶飞机了。”那边,白小升跟林薇薇、雷迎淡淡道。

    他们时间有限,也不想再多耽搁,特别是唐娜陈、茉莉,这对祖孙俩太能作妖。

    林薇薇、雷迎点点头,跟白小升身后,便要离开。

    不料,三人在经过唐娜陈祖孙之时,老太太瞧见他们顿时来了精神,甚至把眼一瞪,断喝道,“你们给我站住!”

    白小升诧异看了眼老妇人,停下脚步。

    老妇人唐娜陈其实也知道,白小升他们根本不可能有歹意,更不可能跟那抢东西的流浪汉是一伙的,所以才有胆气喝令白小升停下。

    “有事吗?”白小升问。

    唐娜陈一个健步,敏捷远超她那个年纪应有的迅速,拉着孙女茉莉挡下白小升三人前方。

    “你们刚才,为什么不拦住抢东西的那个人!”唐娜陈怒声质问。

    白小升感觉好笑,“我们为什么要拦住他?”

    “他是坏人,他抢了我们东西啊!”茉莉理所当然道。

    “巡.警已经去追了啊。”白小升道。

    混血女茉莉神情气恼道,“可你们刚才伸手就能拦,当时就可以帮忙!”

    白小升身后的林薇薇简直感觉好笑,冷哼道,“刚才,你们可是指着十几米外的我们说是坏人,你们怎么能指望坏人帮忙。”

    雷迎也冷笑一声,“那个人带着凶器呢,就为了你们一点损失,还要搭上我们的性命不成?”

    茉莉被噎得哑口无言,却还是愤愤瞪着眼。

    “总之,你们不帮忙就是你们的不对!”老妇人唐娜陈怒道。

    道理上,她说不过,可始终认为,自己才是对的,白小升三人才是错的。

    他们不出手帮自己,那就是错的!

    “这就是华夏人的素质!”老妇人唐娜陈跟孙女道,又一指白小升、雷迎,“你们两个大男人,居然这么懦弱,真不知羞耻!”

    老妇人唐娜陈早就对白小升三人憋了一肚子气,见他们不帮忙,更是气愤,这根本是倾泄怒火。

    那混血女茉莉也生气地点头。

    白小升面无表情,一指满大街的路人,“那你眼里,高素质的这些国外友人,那些人高马大的壮汉们,出手了吗?”

    白小升如击蛇三寸,一言正中要害,用唐娜陈的道理治她。

    唐娜陈一下被噎住。

    白小升是不乐意跟人讲什么大道理的,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想跟这不讲理的老妇人还有她孙女多说两句。

    “你们看到了,巡.警已经出动,我们这些外国人要是贸然对本地公民动手,他们是会先制服我们的。不要‘轻举妄动’,才是他们的要求。我们完全是遵守当地法.纪。”白小升面无表情道,“还有,我奉劝您一句。以后,那样阻拦警.方,甚至有身体接触,触及配.枪的事,还是不要干了。”

    白小升说完,带着林薇薇、雷迎绕行离去,顺便丢下最后一句,“除非您想成筛.子回家。”

    白小升算是出于人道,劝了一句,至于爱听不听,他便不管了。

    老妇人唐娜陈简直让白小升一番话给气炸了,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颤声道,“气、气死我了,这个、这些人,该死!都该死!”

    混血女茉莉赶紧安慰自己奶奶,“您别生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得。都是他们不对!”

    这祖孙俩瞪眼,愤怒看着白小升三人走掉,恨得牙根痒痒。

    东西丢了也就罢了,机票还在包里,也一并没了。

    怕是他们今天都走不了了……

    白小升三人奔赴机场,路上,林薇薇还气不过,“这对祖孙,也真是极品呢!身出华夏却毫无同宗之情,不但诋毁羞辱咱们,还想着让咱们帮忙,不帮她们就认为咱们十恶不赦,真是恶心!”

    雷迎也摇头道,“千人千面,什么样的人都有,不用多想。”

    “是啊,何必让她们给自己添堵呢。”白小升也笑着宽慰林薇薇。

    听两人这么劝,林薇薇这才气顺了一点点,喃喃道,“她们也赶飞机,我听着时间紧迫程度差不多,不会也是飞往南美吧。跟这样人要是再见面,那多倒霉!”

    白小升被逗乐了,笑道,“都这个时间去机场,就一定得是同一个航班?再说了,都去南美又怎么样,那不是一地一个国家,那是一个洲。以后再见面,机会渺茫,不亚于中彩票啊。”

    林薇薇这才换了个笑容,点点头。

    三人也就忘却了那对祖孙,直奔机场。

    在里格里斯机场顺利登机,白小升三人躺在宽大舒适的商务舱座位里,准备睡上一觉。

    旅途漫长,好处在于,可以顺便倒时差。

    结果,林薇薇便瞧见自己旁边的位子是空的。

    有空姐为乘客升舱,解释说,这趟航班座位紧张,不过有四位乘客没有赶上,两个商务舱,两个经济舱……

    林薇薇顿时犯了嘀咕,跟那边白小升悄然道,“这人数上差不多啊,不会真是那老妇人还有她孙女,外带两个随行吧……”

    白小升看了那边一眼,笑着安慰林薇薇,“是又怎么了,她们也没乘这班机,应该是改签了。”

    林薇薇瞧见紧挨着自己另一侧的位置,升舱后新乘客是一个很可爱的小男孩,也顿时心情好了起来。

    飞机起飞,白小升他们也再度启程,赶赴南美。

    在白小升他们飞走之时,唐娜陈祖孙俩还在里格里斯当地警.局。

    东西,没有被追回。

    好在除了机票跟一些首饰、化妆品,也没什么太要紧的东西。

    唐娜陈愤然给人打着电话,应该是给自己老伴,应该是讲述了自己在这边倒霉的遭遇。

    “你说气不气人!好好的心情,就让几个华夏人给毁了!”

    “这里警.察的效率可真不行!要是在咱们那里,跟女婿说一声,让他跟局长打声招呼,怕是整个城市都会翻过来给我找东西!”

    “我跟茉莉又被迫停在这里多一天!明天,才能回新奥兰格呢!”

    老妇人喋喋不休发着牢骚。

    最后一句话,若是让林薇薇听了,必定惊异。

    新奥兰格,正是白小升他们要去的,南美第一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