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 什么孩子

竹刺无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叶羲额头微微见汗,脸颊也泛起了红。

    算起来他只是位八级战士,祖兽肉的能量对他来说过高了,像是猛地喝了一口高度数白酒,肚子烧得慌。

    不过幸好他还是位元巫。

    叶羲控制着巫力,温润的巫力包裹住祖兽肉溢出的能量,很快祖兽肉的能量就被巫力给分散消化掉。

    苍康:“怎么样?”

    叶羲笑道:“没尝出味道。”

    “哈哈哈!”苍康朗声大笑起来,“那就吃,大块的吃!一块不够两块,鸟肉有的是!吃不饱不准走!”

    他又割了两大块极乐鸟肉,洗也不洗,将血淋淋的肉块扔进了火堆中。

    狸比山将身边的垂丝海棠往叶羲身边一放,起身行了个礼,十分真诚地对他说:“羲巫大人,这花赔你,我代我们族里的孩子再向你道个歉!”

    叶羲立刻起身还礼:“族主客气了,小孩子玩闹而已,我并没有放在心上。真要还的话不如还给苍康大人……”

    “哎!”

    狸比山抬手止住叶羲话头,道:“我已经还了苍康大人一盆异草了,这盆垂丝海棠您收着,带回您的部落去吧,就当我送您的。”

    叶羲低头一看,这才注意到苍康身边有一盆不起眼的异草。

    苍康摇头笑着拍了下异草的草茎。

    霎时,腥草散发出一股难闻至极的鱼腥味。不,不是单纯的鱼腥味,像是闷了三天的死鱼再加烂水草的味道,奇臭无比,弄得旁边还在发呆的苍辛都捂着鼻子看向苍康。

    苍康调侃道:“这家伙给你垂丝海棠,给我居然找了盆腥草,你闻闻!这味道莫不是在故意报复我?待遇差别太明显了。”

    狸比山:“苍康大人要是不愿意要,再等我一段日子,我再给您找一盆垂丝海棠来。”

    他倒不是故意要熏苍康,只是能助元巫冥想的异植本来就少,垂丝海棠这种极品奇花就更少了,他翻遍了他们氏族,只有腥草的功效才能媲美垂丝海棠。

    别看腥草臭,但这还是他们族里的一名元巫忍痛割爱让出来的,就是他也很肉痛,后悔当初夸下了大话。

    苍康:“哈哈,我就开个玩笑,腥草也算好东西了,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来,继续吃吧,别都站着。”

    他招呼叶羲和狸比山坐下。

    两人再次互相客气了阵,都坐了下来。

    除了苍辛外,三人开始聊天,大家很有默契地没聊昨天的凶兽潮,只聊氏族和羲城的一些有趣的事,就着香喷喷的祖兽肉,这三人也算是相谈甚欢。

    叶羲一小口一小口啃着祖兽肉。

    这次他尝出味道了。

    可以说不愧是祖兽肉,肉质雪白柔韧有嚼劲,即使连盐都没放,即使血渍都没洗干净,都依然鲜美得想让人吞舌头。

    下肚后,祖兽肉就如同火炉般,源源不断地在为身体提供能量,不像其它兽肉很快能消化。这下就算有巫力帮忙消化,叶羲依然热得慌,脸庞通红,浑身汗嗤嗤地往外冒。

    苍康:“你说你们羲城部落有很多美食,好吃得其他超级部落都不肯走,我倒好奇了,究竟有多好吃,难道比这祖兽肉还美味?”

    叶羲纠正:“其实羲城并不是部落,城是跟部落不同的一种组织形式,羲城其实名叫羲,就像苍氏并不是苍氏部落,而是苍氏一样。”

    苍康:“羲巫倒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这城跟其他部落究竟有多不一样,有机会我一定要去瞧瞧。”

    狸比山笑着说:“刚才听羲巫的描述我就觉得羲城和部落不同了。不如再讲讲那用植物种子磨成的食物吧,用那种黄色种子真的可以做出凝固的白色食物?”

    一直很安静的苍辛突然抬起头,盯着叶羲,开口道:“别讲食物,讲讲幼塔吧。”

    苍康和狸比山看向苍辛。

    叶羲想起了大元巫拜托的事,正色道:“当然。”

    顿了顿,他道:“因为羲城里孩子太多,一些失去阿父阿姆的,或者阿父阿姆无力照顾的幼儿,会被统一送到幼塔。”

    “幼塔里有专门负责照顾这些孩子的人手,还有脾气温和会带幼儿的巨蟒,至今为止,幼塔还没有一名孩子发生过意外,全都健康成长着。”

    “等幼塔里的孩子够岁数后,我们会安排他们去斗兽场训练,有专门的战士教他们怎么投掷长矛,怎么用骨刀。除此外,还会安排他们去学塔,教他们认识各种毒虫凶兽,分辨奇花异草以及认字数数。”

    “你们放心,以后氏族的孩子去了羲城,一定会得到同等的照顾,我保证……”

    苍康听到最后一句脸上的笑意完全敛没了,肃凝道:“你说什么?”

    狸比山也眉头一皱:“什么氏族的孩子去了羲城?”

    叶羲看看苍康再看看狸比山,见他们两人都是一副错愕的模样,显然对这件事毫不知情。最后他又看看默然无语的苍辛,苍辛表情没什么波动,显然她是知道这件事的。

    默然片刻,叶羲觉得这件事不用隐瞒,实话实说了:“你们的大元巫昨日拜托我照顾氏族的孩子,把你们的孩子送到羲城。”

    狸比山觉得太突然了,嘿地笑了声,觉得非常荒谬地左右看了看,又用油腻的手狠狠撸了把自己全是发茬的肉脑袋,好像听到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

    苍康冷静得盯着叶羲,那目光虽然不紧迫,却让叶羲有股莫名的压力。

    “哪个氏族的孩子,多少岁的孩子?”

    叶羲:“我也不知道,大元巫说苍辛会安排这件事。”

    三人全部望向苍辛。

    苍辛却垂着眼睛看地面,地面只有一些被剥离的鸟骨,带着血,根本没什么好看。良久,苍辛面无表情地抬起头,在压抑的氛围中冷冷道:“氏族只要是未觉醒的孩子,不论是苍氏还是狸氏还是有厌氏的……全部,送到羲城。”

    狸比山和苍康瞳孔登时一缩。

    叶羲也被吓了一跳。

    “这么多吗?”

    他以为只是五六岁以下的小孩。如果未觉醒的孩子都送来羲城,那这个数字会非常庞大。他必须提早通知羲城做准备才行,不然石屋都不够住的,孩子们来了只能睡山洞。

    苍辛站起身来,对苍康恭敬道:“这个消息辛也是今天早上才刚得知,原本想告诉您之后,再由您向其余十一个族主宣布的。不过现在没有外人……所以,也差不多。”

    狸比山觉得荒谬又不可置信,逼问苍辛:“为什么大元巫要把所有孩子送到羲城去?!”

    苍辛没有回答狸比山,只是看向苍康:“您知道为什么吗?”

    苍康手脚发麻,听到这个消息后,那暂时被搬开的两座大山,好像重新重重地砸到他的心头和肩背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看着叶羲的祖巫骨杖扯开嘴角艰难笑了笑,笑容三分了然三分无奈三分不甘,还有一分悲哀:“当然、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