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魔音摧魂

书狂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最新网址:

    “武?”萧青点头:“还有吗?”

    苏林再指,术!再指,兵!再指,元!

    随着苏林不断点指,萧青韩锋水月,三个人的表情越来越震惊,直到九扇‘门’全被指光,三人已经说不出话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ht.la。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Щ。 。

    那萧青愣了半晌,道:“草!发达了!哈哈哈哈!”

    水月则面‘色’古怪的瞪了苏林一眼,以前她肯定会不爽,但现在不一样了。

    ‘女’人绝不会嫉妒自己的男人能力过强,反而会以此为荣。

    苏林深吸一口气:“人走的差不多了,我们也进吧!”

    说话时,现场的武者已经进了一个七七八八,苏林四人也随后赶上。

    但苏林还记得郭华的告诫,他留了一个心眼儿,故意落后几步才进‘门’。

    等水月三人全都入‘门’之后,他这才依次进入了自己和大家重合的宫‘门’。

    反正他九个都能进,也全都可以检查。

    而正如那道宫老者所言,每一个宫‘门’内,还另有一个因果‘门’。

    这一次进去是继承,继承完毕之后,出来再进,就是另一番天地了,便是明宫。

    苏林挨个检查,每进一个重合宫‘门’,都要率先找自己的同伴。

    庆幸的是,在这个继承入‘门’资格的环节,萧青,韩锋,水月三人,都同时出现在了不同的宫‘门’内。

    那表示他们在本个环节都不会有危险。

    至此,苏林再退出宫‘门’,先选了一个相对比较安静的宫‘门’去闯,乐!

    一个有趣的地方是,苏林是最后一个进入乐宫的,但当他一脚迈进来的时候,其余先进来的人,也刚好是第一脚踏进来。

    进入乐宫之后,映入眼帘的景象与前面几个很不一样,因为站在‘门’内的,几乎清一‘色’都是‘女’‘性’。

    就算有个别男‘性’掺杂在其中,那些男‘性’也都‘挺’‘阴’郁,像是文人秀才模样。

    苏林的警惕心也相对较小,因为这个环节只继承入‘门’资格,是没有任何宝贝的,大家也不会拼命互战。

    这时大家紧张万分,又无比期待的望着更深一层的大‘门’,因果‘门’。

    那因果‘门’紧紧关闭着,两扇大‘门’上印有两条‘阴’阳鱼,‘阴’阳鱼呈顺时针旋转,黑鱼在左,白鱼在右。

    双鱼轮换,位置也一直在调转。

    有因有果,果由因生,而因与果换。[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网]

    因果到底谁在前,谁在后,这是一个很深的概念,现场众人大多不会去纠结,只是心中感叹。

    青老在苏林心中叹道:“因果是个永恒的话题,多少先贤致力于此,但终究没能找到答案。”

    苏林默默点头,世间玄妙众多,自己只涉猎其中一二,不敢妄自揣测。

    这时,那一对‘阴’阳鱼缓缓的停了,又变成了白鱼在左,而黑鱼在后。

    那因果大‘门’,轰隆隆开启。

    有人高声喝道:“进了这扇因果‘门’,就无法重来了,生死各安天命,望大家妥善相处!”

    说罢,一群人涌入了大‘门’。

    进‘门’之后,天地再变,一个崭新的世界呈现在了大家面前。

    这乐宫内的武者数量虽少,但也是黑压压的望不到边际,不知有几何。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一片神秘的森林边缘,那森林内荧光闪烁,不知名的物体在发光。

    而正前方天空中,有一名貌美端庄的‘女’子浮空而站。

    那‘女’子笑的很是典雅,她声音柔美,十分的动听:“此宫由我来掌控,我生于十万年前,人送雅号天音王。”

    “进入此界,你们需要获得我的传承认可,方能进入乐宫明宫,如若有人打了退堂鼓,可口念放弃二字,并席地坐下,稍后会安然离开。”

    话音落罢,那天音王身子渐渐的消散了。

    武者们哪里会在这地方退缩,一时间海‘潮’般再度向前涌去。

    苏林并不着急,他跟在大队伍后方进入森林,在入到苏林的一刹那,已经看到不少人缓缓的倒在地上。

    这是一片由荧光奇树构成的森林区域,那些荧光闪闪的树枝上,均都挂着一个个玲珑剔透的小铃铛。

    随风一吹,那些银铃叮铃铃作响。

    可就是这些清脆悦耳的铃声,让得无数武者头昏脑涨,感觉脑袋要爆炸了一般。

    苏林听到铃声之后,也是如遭重击,那一声声铃响直接震击自己的神识。

    铃声铺天盖地而来,天上是铃,地下是铃,苏林自己的整个识海中,全都是叮铃铃的脆响。

    就近处有两名‘女’子率先坚持不住,她们二人双眼翻白,噗通噗通跌落在地上。

    紧接着两‘女’在地上打滚,口中开始吐出白沫。

    其中一‘女’惨叫道:“我是武者,想来这乐宫的明宫内,也不会有什么提升战斗力的东西,放弃了并不可惜。”

    她像是在为自己开脱,一席话说完,立刻到:“放弃,我放弃了!”

    而后,那让人头疼‘欲’裂的铃声,突然消失了,这‘女’子一下子清醒过来。

    另一名‘女’子也跟着学,同样说了放弃的话,那种铃声也不再困扰她了。

    只是第一个‘女’子按照天音王的指示,就地盘‘腿’坐下,一动不动。

    可第二个‘女’子眼珠子微微一转,道:“我若不坐在这里呢?去前面看看应该没事儿。”

    说罢,她站起身来往前便冲,可这一冲之下,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女’子随着身体一冲,其身躯竟是砰然化作了一蓬灰烬……

    近处武者看到这一幕,均都吓得手脚冰凉,而另一个‘女’子更是脸‘色’惨白,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敢动了。

    苏林忍着头昏脑涨,暗道,此地不简单啊!

    要继承天音王的音魂,哪有那么容易。

    随后,不计其数的武者开始往森林深处推进,若要继承音魂,恐怕是一定要不断前进,直到通过所有考验才行。

    只是随着众人进度拉长,他们越走也就越是艰难。

    那种铃铛的响声变得更加恐怖了,它似乎无处不在,甚至武者们都感到,自己的身体也变成了铃铛。

    他们每一次落脚踩在地面上,所发出的声音,竟然也变成了铃声!

    他们的身体在随着铃声的频率一起震颤,血‘肉’之躯,也震出清脆铃声。

    再到后来,这种情况越发诡异!

    有人被震的七窍流血,忍不住抱着脑袋“啊”的惨叫了一声。

    而他的叫声,居然也化作了与声音一样大的,尖锐刺耳的铃声!

    这一道由尖叫引发的铃声,竟是将那武者当场震的头部爆裂,炸开一片血雾!

    然而更可怕的还不只是如此,那死去武者先前的叫声,不但毁了他自己,连就近处武者听到惨叫之后,也被震的耳鼻出血!

    苏林同样听到了惨叫,那叫声化作叮铃铃一阵尖锐鸣响,直刺的苏林像被万道钢针狠狠的刺穿,然后拔出来,再刺穿,如此循环!

    “啊!”

    “啊!”

    一个接一个的惨叫出现,立刻引发了恐怖的连锁反应!

    砰砰砰砰!

    无数的头部爆炸声响起,天空被染红为血‘色’!

    若任由这种恶劣情况继续发展,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很多不想死的武者,立刻双手抱头,痛苦的喊道:“我放弃!”

    这一下,成片武者放弃接受考验,也居然让那惨叫的恶‘性’传播,被当场中断了。

    苏林头疼的厉害,但与他一向善于忍受痛苦,便在这样的环境下,慢慢的盘‘腿’坐下,先稳住心神。

    只是不管如何痛苦,他也不敢闷哼哪怕一声出来。

    同样出‘色’的武者还有不少,在无数武者的大基数前提下,总会有个别天才脱颖而出。

    当即,就近处,便有七八个‘女’子和苏林一样,艰难的稳定了身体状态。

    “飞吧。”有一名‘女’子心中如此想到,飞,就可以避免脚步落地的声音了。

    而后,她缓缓飘飞起来,但更可怕的一幕出现了!

    飞行需要依靠元气作为支撑,而元气本来就是剧烈之物,当元气开始从丹田冲入经脉的一瞬间,那元气流动的声音,竟是化作了一股冲天而起的音‘浪’狂‘潮’!

    苏林暗道不妙,第一时间进入不动明王阵!

    而那音‘浪’狂‘潮’升起的瞬间,一环环猛烈的音‘浪’扩散出来,将就近处方圆数里内的所有武者,均都‘荡’平了!

    没了,所有被音‘浪’笼罩的人,都生生被震成灰烬,又随风而去。

    只此一响,死亡人数多达万余!

    苏林在不动明王阵中,表情凝重到了极点。

    谁说,乐宫就一定容易的?

    其实恰恰相反!武者们对于武道最为了解,那么武宫才应该算是较为安全的。

    可面对这乐宫内,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危险,让习武之人无法适应。

    一次小小的差错,就能引发恐怖恶果。

    最让人心中不安的是,别人引发的恶果,自己也要品尝到……

    不公平吗?但这正是闯‘荡’道宫必须要接受的。

    此时,苏林从不动明王阵中跳脱出来,这一瞬间,那铺天盖地的铃声又将耳朵,识海给填满了。

    这一下苏林意识到,扛着铃声硬闯,恐怕是不太可能了,这种蠢办法也不可能是天音王的意思。

    回想如音,苏林知道,对抗音律的办法不是强撑,而是与其产生共鸣。

    如果人体每一个动作,都会衍化为铃声,那自己为什么一定要做声音的承受者,而不是做一个声音的传播者呢?

    要想在火焰中永久生存,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也变成火焰!音律,同样如此。

    想到此处,苏林硬着头皮,冒着巨大的危险,将嘴巴缓缓张开了。

    他尽可能的去聆听铃声,然后根据自己的理解,用嘴巴发出最细微的声响。

    果然那声响也变成了铃声,苏林被这铃声震的头昏脑涨,可他还在细致的品味。

    他慢慢的调和音律,让自己的声音与铃声保持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