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8章 杀气?

寂寞的舞者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适合你?”

    青年看看手里的牌子,再看看萧晨。

    “我还觉得适合我呢!”

    “一万,卖不卖?不卖,我去找别人买。”

    萧晨根本没废话。

    “卖!”

    青年当即点头,眼神有些古怪。

    一百块左右做的牌子,竟然卖了一万?

    真是钱多人傻啊!

    萧晨根本不在意青年的眼神,一万块对于他来说,算不了什么。

    他来这里,不就是想让牧曦雨开心的嘛。

    刚才来的路上,忘了买束花,现在弄个牌子,也好。

    上面的话,真的是非常适合他。

    萧晨转账后,拿着牌子就回去了。

    青年看着手机里多了的一万块,还有点不真实的感觉。

    他抬起头,再看看萧晨回到最前面,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这是个不差钱儿的大少啊!

    牧曦雨登台后,稍作准备。

    当她拿起话筒,走到舞台中间时,看到了萧晨手里的牌子。

    她先是一愣,等她看清楚牌子上的字时,开心笑了。

    虽然说,在人前,她和萧晨的关系不好暴露,可萧晨举着这个牌子……算是对她示爱么?

    萧晨见牧曦雨笑了,拿着牌子,晃了晃。

    看,这一万块,花的值了。

    “呵呵。”

    牧曦雨笑得更开心了,她没想到,萧晨还会这样。

    远处的歌迷们,看着牧曦雨笑了,都愣了愣神,然后下意识看向萧晨。

    为什么冲他笑啊?

    有几个举着牌子的人,看看萧晨手里的牌子,再看看自己手里的牌子,这都一样的字啊,凭啥待遇不一样。

    “牧女神,我爱你……”

    “女神,我永远支持你……”

    歌迷们纷纷大喊,也有几分较劲的心思,他们这么多人,还比不过一个人?

    听到他们的喊声,牧曦雨看了过来,也冲他们笑笑:“你们好呀。”

    “哇,女神冲我笑了。”

    “女神跟我打招呼了……”

    歌迷们都激动了,喊得更大声了。

    “晨哥,你不能让他们比下去啊,你也喊。”

    小二撺掇着。

    “我不要脸啊?”

    萧晨白了他一眼,举一下牌子就行了,还要举着牌子喊?

    好歹……他也是堂堂萧爷,好不!

    “嘿嘿。”

    小二他们都笑,你举个牌子……也算是不要脸了啊,还差喊几句了?

    小文也在旁边笑,她觉得萧先生对女神一定是真爱了。

    不然以萧先生的身份,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他可是大人物。

    “唱一首歌吧,也是要在演唱会上要唱的歌……”

    牧曦雨拿着话筒,显得很随意,毕竟这不是演唱会。

    “好!”

    歌迷们疯狂大喊,别说免费进来的了,就是花钱进来的,也觉得值了。

    歌声响起。

    萧晨等人也没再说话,静静地听着。

    牧曦雨的声音,就很好听,歌声更美。

    萧晨听着听着,心仿佛也静了下来。

    他看着牧曦雨笑了,还好来了。

    其实,他真的该慢下来,沉淀一下了,而不是一直变强,变强,再变强。

    牧曦雨注意到萧晨的笑容,虽然有些奇怪,但也微微一笑。

    她看着他,四目相对,满是柔情。

    远处的歌迷们,也注意到了这一幕,什么情况?这家伙到底谁啊?

    看起来,好像跟女神的关系不一般。

    不会是女神的男朋友吧?

    想到这个,他们看着萧晨的目光,都有些变了。

    正在跟牧曦雨四目相对,沉浸在柔情之中的萧晨,忽然感觉背脊发凉。

    这个感觉,让他一惊,杀气?

    要知道,他变得更厉害了,感觉也就更敏锐了。

    旁人察觉不到的东西,他是能察觉到的。

    这里,怎么会有杀气?

    他转头看去,一愣,什么情况?

    歌迷?

    紧接着,他注意到了歌迷们的眼神,再愣,杀气来自于他们?

    “不会吧?不就跟曦雨有个眼神互动嘛,至于这样?”

    萧晨心里嘀咕,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恐怕他这会儿已经被凌迟了。

    他收回目光,不去看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晨哥,我觉得等会儿,我们得护着你离开了,不然容易被打死。”

    小二也注意到歌迷的反应,笑道。

    “嗯,等会儿让他们打死你。”

    萧晨点点头。

    就在他们说话时,牧曦雨一首歌唱完了。

    “女神,我爱你……”

    忽然,有个男人从舞台旁边冲了上去,直奔牧曦雨。

    舞台中间的牧曦雨愣了一下,他是谁?

    不光牧曦雨愣,就连萧晨也愣了一下,张姐他们安排的环节?

    不应该吧?

    就算是安排的,至少也得拿束花什么的吧?

    再说了,就牧曦雨这人气,还用得着安排这玩意儿?

    就在萧晨察觉到不对时,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打开。

    萧晨看着这个小瓶子,脸色一变,危险!

    下一秒,他脚下一用力,凌空飞起,同时……他手中的牌子,狠狠挥出。

    嗖!

    牌子发出呼啸之音,旋转着,以极快的速度,砸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

    砰!

    沉闷响声传出,男人惨叫,踉跄着摔倒在地上。

    他手里的瓶子,也落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萧晨也飞上了舞台,眼神冰冷一片。

    嗞嗞嗞。

    隐隐有这样的声音响起。

    萧晨低头看去,脸色一变,杀气瞬间爆发。

    而牧曦雨,此时也注意到了舞台上的瓶子,吓得脸色煞白。

    只见瓶子里的液体,已经洒出来了,正在腐蚀着舞台。

    “啊……”

    男人捂着腰,痛叫着,想要爬起来。

    萧晨上前,一脚踏在了他的身上,把他狠狠踩在了舞台上。

    “你是什么人!”

    萧晨看着脚下的男人,冷冷问道。

    “啊……”

    男人惨叫着,没有回答。

    此时,大胖他们也都反应过来,纷纷冲上了舞台。

    当他们看到瓶子里洒出来的液体,腐蚀了舞台后,也齐齐色变,认出了是什么。

    刚才他们以为,这只是个狂热的粉丝。

    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

    他是要毁了牧曦雨?

    远处的歌迷们,这会儿也都尖叫出声。

    出什么事情了?

    他们距离远一些,没看清楚瓶子,只看到萧晨一瞬间,就出现在了舞台上,把人给打翻了。

    “萧先生……”

    陈姐快步上前,看着被腐蚀的舞台,吓得身子都一颤。

    “控制所有人,没我的允许,一个人都不能离开。”

    萧晨冷冷说道。

    “是,萧先生。”

    陈姐忙点头。

    “快,把门都封锁了,谁也不准走!”

    “是!”

    体育馆内的保安、保镖们,纷纷应声,把守住了各个通道。

    这会儿,歌迷们才反应过来,难道是出事了?

    不然,怎么会这样?

    那个人冲上去,要做什么?

    “曦雨,你没事吧?”

    萧晨看着牧曦雨,问道。

    “我……我没事儿。”

    牧曦雨花容失色,哪怕她修炼了,也有些实力了,可终究是个女孩子。

    再者,她也没习惯她是古武者,所以……刚才着实吓住了她。

    “那就行。”

    萧晨点点头,压下了杀气。

    他冷眼扫过周围,还会有同伙么?

    “放开我……”

    脚下的男人,用力挣扎着。

    萧晨没理会他,放开?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直接就把这家伙废了,然后再慢慢收拾!

    拿着硫酸冲上来,目的是什么,不言自明。

    什么仇,什么怨,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

    太过于恶毒了!

    唰!

    这个男人见萧晨不松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刺向萧晨。

    砰!

    萧晨一脚踏下,咔嚓,男人拿着匕首的手,直接让他给踩断了。

    “啊!”

    男人发出凄厉惨叫,匕首也掉落在舞台上。

    远处的歌迷们,也看清楚了匕首,都瞪大眼睛,露出惊色。

    绝对出事了。

    这个人,竟然拿着刀?

    “你们放人进来,不做检查?”

    萧晨看向陈姐,冷声问道。

    “做啊。”

    陈姐心中一颤,也觉得不可思议。

    “他……怎么会有匕首。”

    萧晨皱眉,随即想到什么,难道……是通过那些‘路子’的人,进来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本事不小,竟然能让人不检查就进来!

    刚才他就担心过,没想到……担心成真了!

    “那个大屏幕画面,能切到这里来么?”

    萧晨看着已经有些乱了的歌迷,想了想,问陈姐。

    “可以的。”

    陈姐忙点头,让摄像师切了镜头,对准了那个瓶子和匕首。

    当瓶子、匕首以及腐蚀的画面,出现在大屏幕上时,歌迷们发出了惊叫。

    他们看清楚了。

    “陈姐,报警!”

    萧晨又对陈姐说道。

    “啊?哦哦,好……外面就有警察在,我马上联系他们。”

    陈姐忙道。

    “嗯。”

    萧晨点点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通过警察来解决这件事情最好。

    当然,这是表面上的,最后……他会用他的方法来解决!

    “小文,你陪曦雨去后台休息,这里交给我了。”

    萧晨又对小文说道。

    “好。”

    小文点头。

    “女神,我们……”

    “我留在这里。”

    牧曦雨摇摇头,她已经镇定下来了。

    “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萧晨看看牧曦雨,点点头:“把话筒给我。”

    “好。”

    牧曦雨说着,把话筒递给萧晨。

    萧晨触碰到牧曦雨的手,很凉,这是吓的。

    “别怕,有我在。”

    萧晨握住牧曦雨的手,轻声道。

    ——

    月榜第三,不算稳。

    周榜第四,差第三不少。

    我……我弱弱问问,兄弟们的票呢?

    求!

    去码字写存稿了,这会儿不存稿,过年徒伤悲啊,两三年都在年三十码字了,今年……我争取存稿不码字。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