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rkddmlgks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好开心,这是从夏琳的口中说出来的,更觉得有说服力。飘飘然了。

    “对啊,所以我跟余倩讨论了一下,觉得是时候进入下一步的治疗了。”

    “下一步?”

    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就是让薇薇告诉你她内心里最觉得恐怖的回忆,虽然这个过程很残酷,但是效果会非常明显的。你们两个人的关系也会像我们一样,她就不会再害怕你了。”

    “······ ”

    胸口突然像是被巨石砸中了一样,懵了,这不仅是对陈雨薇最残酷的过程,也是对蒋诗琴的磨难。她真的要亲耳从陈雨薇的口中听到,她是多么地害怕自己,讨厌自己吗?

    “······可以让我想想吗?”

    “嗯,听取重要的人受伤的经历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的。当时我跟余倩都哭了,你确实需要心理准备,跟她一起度过这个难关吧。”

    “······ ”

    对蒋诗琴来说事情却不仅如此,表情不受控制地僵硬,夏琳与余倩的这些贴心话反而让她觉得心里难受了。

    如果她们知道伤害陈雨薇的就是她,肯定是完全不一样的场景吧。

    “那,那薇薇怎么说?薇薇接受这个建议吗?”

    “她接受啊,因为这是她提出来的。她真的很喜欢你耶~ ”

    “······ ”

    这句话就像一根刺,狠狠地在蒋诗琴的心脏上捅了几刀。

    没想到这是陈雨薇提出来的,明明心里最害怕的肯定是她,回忆就会像重新回到那个时候一样,她自己也最清楚这一点。不过她就是想更接近蒋诗琴,因为真的喜欢上了。

    “薇薇,我该怎么办?”

    蒋诗琴紧紧地抓住胸口,她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憎恶曾经的自己,从来都没有!

    回到家之后蒋诗琴再一次站到了镜子前,黑色的长直发,有点像素颜的淡妆,带着看似从骨子里透出来的腼腆,完全是一副很乖巧可爱的样子。

    这个人是欺诈师,她在最青涩的时期扮演了恶魔,而且她真的非常擅长这些,从恶魔又堕入到了魔鬼。

    但是现在,镜子里的人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表面上依旧是像当初那样的恬静可爱,其实她的背后和内心早就已经腐烂了,还散发出了很浓烈的恶臭味。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

    透过镜子,蒋诗琴好像再次看到了当初的样子,血红色的头发,鲜艳的嘴唇,暴露的服装,冷漠到可怕的眼神,就好像那个人就站在镜子当中。

    够了!

    蒋诗琴随手拿起了一个护肤品,毫不犹豫地对着镜子扔了过去,用上了她的全力。

    -砰!!!!!

    镜子瞬间就破碎了,镜子中的那个恶魔也变得支离破碎,但是恶魔的目光依旧是毫无感情的。因为蒋诗琴此刻的眼神就是这样的······

    既然陈雨薇本人都准备好了,蒋诗琴又能多说什么呢,她好恨,恨自己当初的堕落,也恨自己无法接受被陈雨薇厌恶的懦弱,强行地对她做了那样的举动。

    再一次到了陈雨薇的公寓,这是蒋诗琴第一次很不想进门,站在公寓门口犹豫了很久,进了公寓之后又在陈雨薇的家门口站了很久,最后终于定好了决心。

    既然她本人都想跨过去了,那蒋诗琴没理由不陪她。

    “薇薇,我是蒋诗琴。”

    蒋诗琴有钥匙,但是每次在进门之前她还是需要事先提醒陈雨薇,好让她不受到多余的惊吓。

    之后蒋诗琴用钥匙打开了门,就看到陈雨薇浑身紧绷地坐在沙发上,看到蒋诗琴之后很僵硬地笑了一下,但是她的眼睛是没有任何灵气的。

    “哈哈,诗琴,快过来坐吧。”

    都到这种时候了,陈雨薇还是表现出了一副好像没有事的样子,但是她发青的嘴唇却掩饰不住地颤抖。

    拜托,不要再替我着想了好不好,为什么你这么温柔。这让我更觉得心痛了。

    “薇薇,没关系的,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小心地走过去,轻轻地抱住了陈雨薇,过了一些时间后她果然渐渐地安定了下来,再轻轻地抬头,亲吻蒋诗琴的双唇,让彼此都冷静了很多。

    陈雨薇这才开始了她的叙述,那是很长的一段故事。

    “······那个时候是黑夜,光线很暗,我看不清那个女生的长相······她抓着我的手腕,对我说‘陈雨薇,薇薇,跟我交往吧。’······ ”

    “你当时肯定觉得很讨厌吧,被一个女生告白,还是个那样的人。”

    蒋诗琴笑着提问,因为夏琳说过,时常向她问话可以让她不要太陷入到当时的回忆里。不过蒋诗琴还记得陈雨薇当时露出的表情,答案在她自己的心里早就已经很清楚了。

    但是陈雨薇想了一下,却摇了摇头。

    “没有啊,当时我还没有那种感觉。她长得很漂亮的,虽然现在记不清了,但是我清楚地记得她真的很漂亮,就是那种让人讨厌不起来的样子。”

    “那为什么······ ”

    “直到她突然把我推到了墙上,嘴上还有很陌生的烟味,特别呛人,而且又是在那种地方,力气又很大,其他的人就好像没有灵魂的死尸一样······”

    说到这里,陈雨薇好像又站在那个灯光很黑暗的夜晚,那个女生的吻带着烟味,眼睛里还带着可怕的**,还有让人无法动弹的力气······

    “······我觉得我应该没有那么讨厌那个女生,但是每次想到她浑身都会不停地颤抖,为什么明明就不讨厌的,反而觉得这么恐怖呢?”

    “······ ”

    蒋诗琴知道,因为恐惧成了习惯,反而不觉得那个人讨厌了。有时候这会行程某种忠诚度。这是蒋诗琴曾经用过无数次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