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

匿名青花鱼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递把筷子给我。”我说,还很不好意思的错开他看我的目光。

    第十章

    宋劲可是个好学生,我想。我们坐在床上吃饭,我有些心不在焉,掉了很多饭粒在上面,本来深一块浅一块的被单上看起来更惨不忍睹了。

    手机里有经理的三个未接电话。

    我扑了一口饭,把手机放到一边。太晚了。决定明天去公司再说。

    宋劲吃相就好多了,端着饭盒都坐像笔直,我倚在床头,屈着腿,把饭盒架在膝盖上,吃的身上也都是。

    “记得洗床单。”宋劲看了我一眼,补充:“手洗。”

    “本来就没打算用洗衣机。”我说,却突然心血来潮,不着边际的问了他一个问题:“宋劲,你是个好学生吗?”

    宋劲握着筷子的手顿了顿,望向我。

    我冲他笑了笑:“我梦到你了,梦里你是个混子,找我要钱。”

    宋劲喉咙里发出“咕”的一声,问我:“然后呢?”

    我们是初高中校友,宋劲大我一届,一个人租在我家隔壁。我每天早上都能看到他,我们一起等电梯,他会让我先下去。

    他因为要托着山地车进电梯,一开始我还会说:“能装得下,一起下去吧。”

    宋劲总是一句“怕挤到你”完事。

    到后来我也不再说了。

    我每每还没走到小区门口,宋劲就已经骑着山地车从我眼前一晃而过。那时我和他还只是点头之交,我妈说过隔壁的小子学习很好,而我成绩稀烂的可以,所以一直以来都很深刻的认为学习好就一定是好学生。

    升高中的时候我也换了一辆车,不是山地车,就是普通的自行车,因为我的车技没点满,山地车的车座太高,我的屁股总是很难拱上去再保持平衡。换的自行车车座也不敢调太高导致我一骑车就累得慌。

    我们还是会在等电梯的时候遇见,这时变成了各自托着自己的车。

    宋劲还是说:“你先吧。”

    往往我先乘电梯下去了,骑着车,照旧没到小区门口,就被宋劲骑着车超过。

    我心中由此对他产生了莫名的崇拜居然是“这个人学习好骑车又快”,现在一回忆是有点好笑的。

    宋劲好看,学习好,骑车好。俗称“三好”。

    我知道有的人会因为某些原因就对某个人有接近的**。

    宋劲让我接近的**是“他其实没那么好”,后来有个网络流行词叫“反差萌”,大概是这么个意思。

    而我撞见了他在顶楼抽烟。

    抽烟和“不好”没有关系,我知道,我也抽。我只是看到宋劲骨节分明的手捻灭烟头,口中呼出一口气,淡然的拍了拍手,看到我之后说:“你也在?”

    我说:“啊,是的。”

    现在想想真的很智障,我没有原因的觉得宋劲特别。

    我咽下最后一口饭,说:“没有然后了。你要不到钱,把我毒打致死之后我就醒了。”

    宋劲笑了起来。

    “毒打致死?”他问:“你做了一个稀里糊涂的梦然后就认定我是个坏学生?”

    他站起来,和我一起拆被单被套。

    我不自觉也跟着笑,告诉他:“就是这样。”

    “说实话。”

    “事实是,我强吻了你,你才把我毒打一顿致死。”

    “像我会做出来的事。”宋劲下结论,又喊我的名字:“沈霜。”

    我嗯了一声,看向他。

    “反正我也确实不是什么好学生。手铐就别摘下来了。”

    ————

    我搓洗着床单上的污渍,浑身上下没有哪里不酸。这段时间的加班早就掏空了我,只留了最后一口气和宋劲**,做完爱后我简直成了所谓的“被玩坏的破布娃娃”,却靠着强烈的意志力洗着床单,期待下一次**。

    就像一场偶遇之后,期待下一场偶遇。

    当初宋劲是那个在我日常生活中频繁出现的人,这样的日常我们都没有成为朋友,我还能怎么办呢?我做梦,梦到他是一个混子,他抽烟,脸上有伤,没钱,我要么把裤袋里所有的钱掏给他,让他多看我一眼,要么一分钱也不给,让他对我另眼相看。

    所以我在梦中经常一分钱也不给。

    “我想和你做朋友”是多么的难以启齿,含在口中千万遍,在每天早上我看见他的时候又囫囵吞枣的咽下去。

    **被打开了一个缺口却迟迟填不上,我的心仿佛空了一块,时时回想着和宋劲的每个细节。

    隔壁搬来了一位学生,听说就他一个人住。

    第一次见面,宋劲对我说“你先下去吧”。

    有一回宋劲房门大开,我看见里面乱糟糟的一坨,宋劲却冲我点点头,拿着快递进去了,显得礼貌又疏离。难以想象他给我这样感觉的人会不收拾房间……我以为他天生就很爱干净,一尘不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