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不要闹了!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燕夷河山之唐白》不要闹了!

    文案:

    我和我师弟事竹马竹马的兄弟情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白 ┃ 配角: ┃ 其它:竹马成双

    第1章 第一章

    我叫唐白,今天是我20岁生辰,身为大师兄的我被师弟师妹们狠狠的惊喜了一把,他们给我煮了很大一碗长寿面,里面有两个荷包蛋,小师妹还送了我一束娇艳欲滴的小雏菊,我很开心,我很爱吃荷包蛋,我也很爱小雏菊。可是我不能表现出来,因为我是大师兄,我要成熟稳重。

    于是我静静的拿出我珍藏了8年的女儿红分给了师弟师妹们,可是他们居然拿我的酒来灌我!不过没关系,我今天很开心,人生得意须尽欢嘛,醉一醉又何妨。于是我醉了,是八师弟送我回房的,我记得很清楚,就是他送我回房,还帮我脱衣服,当时我头有点晕,他一直在絮絮叨叨的跟我说话,我一句都没听清,我醉眼看他,在月光下,我竟觉得他很美,比那月宫里的嫦娥姐姐都美,诚然我没见过嫦娥姐姐,但是那一瞬间让我很是心动,那一张一合的嘴让我根本把持不住,于是我就吻了上去,然后我就失去意识了。

    我是被清晨的鸟鸣唤醒的,宿醉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不适感,我珍藏了八年的女儿红果真是好酒。只是腰腿有点酸痛,可能是睡觉的姿势不对,回头让小八给我敲打敲打就好了。我高高兴兴的起床洗漱吃早饭。一切都高高兴兴的,直到我走出房门,大家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很想问一问,可是我上前一步,他们后退一步,我伸出一只手他们竟然都作鸟瞬间飞散了。我前思后想,甚至回房照了照镜子,并未发现有何不妥,我不禁想,难道他发现了其实昨天是我21岁生日?可是这件事除了我那早已作古的师爷爷知道外,没有任何人知晓。

    我坐在房里苦思冥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直到一向刚毅勇敢的小八师弟哭唧唧的来找我,并且表示愿意与我处对象。

    !!!!

    我是谁?我在哪儿?

    “师弟啊,本来今颠高高森森,你为甚么要说这种话?”

    “师兄,你昨晚在床上还说要与我天长地久,好好爱我,让我从了你的。今天一大早我就去请示过师尊了,他也同意了,可你今天竟是要拔掉无情吗?嘤嘤嘤。。。。。。”师弟擦着红成兔子的眼睛,支着脖子故意露出了斑驳的吻痕,一脸娇羞伤痛天真纯洁......种种情绪,我竟没眼看!

    师弟呀,你比师兄还高大威猛的身躯,到底是谁上谁呀???

    反正从我20岁生辰的第二天起我就成了有夫之夫。师弟从这天起住进了我的屋子。哦,介绍一下我的八师弟吧,你们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呢,他叫孙弄,今年十七,是一个身负重任的男子,有一个国家辣么多的人等着他去拯救!这个身世随随便便都能成为一个有故事有酒的男主角啊,你为什么非要来跟我搞基?你经过我同意了吗?你就来毁我清白?

    这天我照例从师弟温暖的怀抱中醒来,他像个八爪鱼一样纠缠着我,我已经不想再说他什么了,无所谓,反正小师妹已经祝我和他幸福了,小师妹送的小雏菊都焉儿了,我跟小师妹已经不可能了,一想到这我就伤心到无法自拔。

    拨开师弟的手脚,他搓着眼睛醒过来,又重新缠上我,并且不可描述的顶着我,我真的没眼看,师弟你不要在娇羞了,自从跟你睡在一起,我连cb都再也没有过了,真的!

    不要以为我没有反抗过,最开始我是睡在地上的,即使师弟说我们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他都有我的孩子了,我还是不愿意与他同床的。

    可是我每天早晨都是在床上醒来的,并且我知道为什么。可是我不知道的是把我搬来搬去为什么我没有一点感觉,按理说习武之人特别是我这种武艺高强的人警觉性是非常高的呀!(大雾)

    我再次拨开师弟的手脚,师弟开始哭唧唧:“师兄,你怎么都不给我一个早安吻呀,你以前还给我晚安吻呢,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呀!你们男人都是善变的动物,到手了就不好好珍惜,balabalbala”。

    是的,我是给过师弟晚安吻,不光晚安吻,只要想起来我就会去吻吻师弟肉嘟嘟的小脸蛋,可是那是几辈子前的事儿了啊,师弟?我们两小无猜的兄弟情,怎么经得起你如此yy。

    不瞒大家,八师弟其实是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的,好吧,是有点夸张,可是两小无猜是真的,竹马竹马也是真的。我父母死的早,是师父的师父把我捡回来的我也算是咱们夷山派土生土长的大师兄了。八师弟刚出生就来了夷山,他是我第一个师弟,那时候我才三四岁,他的到来让我又欢喜又忧愁,欢喜的是我终于不是山里的老幺了,愁的是师父的注意力都到了他身上,经常忘了给我饭吃,让我跟着他喝羊奶。那段时间我饿的面黄肌瘦,要不是师爷爷给师父娶了房好媳妇,我觉得我得饿死在花骨朵儿一般的年纪里。

    在八师弟两岁之前我是不爱跟他一起玩的,因为他长得不好看,脸上肉挤得都看不见五官了,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的,还老半夜啼哭。可是两岁之后师弟突然就抽条了,瘦了,长得白白嫩嫩的,也不爱哭了,看见我就师兄师兄的叫唤,给我端茶倒水的,恰巧那段时间小师叔下山游玩去了,不,体验生活去了,我挺无聊的,就勉强带着他一起玩了,玩了几天我发现此子甚是聪慧,还成天乐呵呵的,看见他我就高兴,也是感情就越来越好,晚上一起睡觉,早上一起起床,形影不离的。

    那时候我还没有身为大师兄的自觉,皮的很,老幻想自己是一代大侠,扯着床单当披风,孙弄想要我还没给,带着他漫山遍野的跑,于是床单脏了。师娘发现的时候,扯了擀面杖就往我身上招呼,手臂粗的一根木棒啊,呼在身上得多疼啊。吓得我马尿止都止不住的流。

    正当棒子要落到我身上的时候,孙弄尖生哭了出来,吓得我也不哭了,师娘也忘记打我了,抱住孙弄宝贝心肝的哄着,“弄儿呀,咋了,身上哪儿不舒服吗?”孙弄哭的停都停不下来,扯吧的嗓子说:“师娘,你不要打师兄,床单不是他弄脏的,都怪我,是我求着师兄扯了床单做披风的,那唱戏的说了,大侠都是有披风的,可是弄儿没有呀,弄儿也想要呀。”我在心里默默地竖起了大拇指,真是师兄的好师弟呀!

    师娘哭笑不得,捡起擀面杖也没说要打我,只让我好好哄着师弟,就走了。师娘一走,孙弄也不哭了,搂着我脖子,非要我抱他,眼泪鼻涕不管不顾的往我胸膛蹭,蹭干净了,又眯着眼睛笑起来。那年师弟四岁。

    过了两天师娘送给我们一人一条大红色的披风,那披风现在还放在我衣柜最深处。

    谢谢师弟,感恩比心。

    作者有话要说:

    首发cp

    第2章 第二章

    2

    这天阳光很好,我搬了小板凳坐在校场看师弟们做功课。秋日的午后总是让人犯困,看着看着我就睡着了。我醒来的时候小师妹正蹲在我面前拿着狗尾巴草准备往我鼻子上骚,见我醒了笑嘻嘻的把狗尾巴扔了,说:“师兄,我爹让你去书房找他呢。”小师妹不是师父的亲生女儿,也是师父的师父从师娘老家捡回来的,捡回来的时候也已经七岁了,那时候师娘受了伤不能生育了,就收了这远房侄女做亲子。

    我到书房的时候并没有看见师父,只有孙弄在门口跪得端端正正,我去拉他也不起,问他也不说话,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仿佛我对他始乱终弃。正看得我准备自刎谢罪的时候,师父回来了。

    师父看都没看跪着的孙弄一眼,只叫了我进屋。在我进门的前一刻孙弄还是死死地盯着我,看着竟像似挖了他的心一般,看得我心悸。

    “小白,我这有封信是送到京都的,你帮我走一趟吧。”送信这种事不是第一次了,但是送到京城却是从来没有过的,夷山派的门规的第一条便是夷山派上至一派之主,下至山脚下看守山口的那条丑不拉几的癞皮狗都不准踏入京城一步,无论任何缘由一律逐出夷山。师父此举是让我自己离开夷山啊!

    我二话没说就给师父跪下了,情真意切的说:“师父,弟子不知所犯何事,师父要赶我走!”我双眼满含泪水,因为我对师父爱的深沉,“师父,我们风风雨雨二十年都过来了,眼看着好日子就要来了,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您跟我说,没有什么是大家一起解决不了的啊,嘤嘤嘤。”师父一脚给我踹过来,我觉得师父不爱我了,我要离家出走。

    “戏精儿。”师父踹我出门,当着我面啪的一声关上了大门,我看了看还在门口跪着的八师弟,他还死死的盯着我------手里的信,双眼是要喷出火来,仿佛是他的杀父仇人,我犹豫着是否要把信给他摸摸,但我又怕他上手就给我撕了。在我踌躇的时候,师父将门打开,一把将八师弟提溜进了屋,我摸摸鼻子回去收拾行李去了。

    哦,忘了说了,那门规是好几百年前夷山派刚成立的时候定的,上面甚至还写着不准吃后山那条河里的鱼,否则逐出门派,反正师父没少吃。

    我问二师弟借了匹健壮的骡子,磕蹬儿磕蹬儿的溜达着上路了,夷山离京城其实挺近的,从夷山后山出去就到了京城外围,在走上几日就能看见京城十米高的外城墙,甚是巍峨壮观。

    收信人是当朝前丞相张达,就是他将八师弟送来做了我第一个师弟,小时候还经常来看望八师弟,顺带捎给我不少山里边没有的小玩意儿和好吃的小糕点,还跟我们跟故事,口技很是不错(真口技,你不要乱想)。反正他这个人幽默风趣,我与他是关系甚好,只是近几年他身体不大好了,也少上山了,但每月还是给我和八师弟寄信,这些故事大都是书上有的,但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完全不一样了,看他的信比看书有趣多了,比如前朝皇帝投湖殉国的幺子宁贞太子其实并没有史书上说的那般忠烈爱国,他投湖只是因为他是个大笔直,而我们的开国皇帝是个死基佬,非要宁贞抛妻弃子从了自己,宁贞宁死不屈,送走了妻子自己在城破的那天跳了皇宫里的牡丹湖。对于宁贞的妻和子我有点疑惑,因为史书上并没有写宁贞还有孩子,有个出身将门的爱妻倒是真的,我问师父宁贞有孩子么?师父看着远处玩耍的师弟师妹们说:“有的,是个儿子,同你师弟们差不多大。”我惊叹师父连这都知道,莫不是他也暗恋宁贞太子。

    我讲故事没有张老爷子讲的生动有趣,但大意反正就是这样,遣词造句都是对宁贞太子的惋惜,八师弟看完之后哭得哇哇的,哄都哄不住,只能他说什么就答应什么,签订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条约,连我最爱的小师妹送我的荷包都一并给了他,才让他堪堪止住眼泪。